12.19.2004

回到永遠不變的那個2046房

終於一賭王家衛的2046,故事的核心與普魯斯特的《追憶逝水年華》有異曲同工之妙,「過去如何可能重現」「回到那永恆不變的記憶裡」

年紀小的時候,常常很害怕長大以後會忘記生命裡那些精采的事,所以,我害怕長大,討厭每個階段的畢業典禮.翻開小學時自己寫的短篇本,其中有好幾頁都在努力地想要留住當下.留住剎那的回憶.

在翻閱的這些短邊與日記的同時,我像周慕雲一樣撘著老爺車,往2046,朝過去前進.試著尋找與回味那些不變的回憶

攝影評論家Susan Sontang:被奪走過去的人們,不管在家鄉或是在國外,似乎成為最熱情的拍照者. 反覆分析這句話,我同意對於愛拍照愛紀錄的我,何嘗不是種貼切的解釋.

越想激烈地不顧一切地留住什麼.就越留不住什麼

因為陸續失去生命裡最重要的人

我曾經 好害怕失去

在失去的當時

你永遠找不到一個可以說服人的理由

來說明為什麼會失去

我越找 就發現越害怕 失去

然而,存在與失去都是必然的

這是自然的循環原則

沒有所謂的原因或理由

就在你似乎感覺找到2046的存在時

很快地 你會意會到 所謂的失去...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