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2005

生命之宴

我又搭上了最近這一波超強感冒病毒…因為男人的夜歸,貓倒扮演起照顧我的角色,他杵在床延,不時地聞聞我的臉,好像怕我不在似的.我家的capi貓,相處越久越體會出他的貼心可愛…

目前尚無嗅覺也少味覺的我,在看到下面摘錄自商業週刊的<生命之宴>更體會到人對味覺的情感與記憶.想念老媽的一鍋滷肉的同時,與你們分享這美麗的敘述:

蘇東坡一生歷經兩次放逐,甚至遠放海南,絕望到備好棺木,準備埋骨異鄉。蘇東坡一生嘗遍酸甜苦辣百味,還發明了足以傳世的「東坡肉」,但歷盡劫波體會最深的竟是「澹泊」二字。當所有的味覺都嘗過了,才體會到「淡」是人生最深的滋味。

味道,說來大都平凡無奇,之所以被記得,是其中參透了人生的滋味。當年曾經協助漢高祖打天下的大將韓信,曾經困苦潦倒,一位在河邊染衣的漂母同情他,給他稀飯吃,而後韓信功成名就,念念不忘這碗稀飯,找到當年接濟他的漂母,贈送一千兩黃金。對於韓信,最懷念的滋味不只那碗稀飯,而是人與人之間的關愛之情,以及他曾經潦倒而後崛起的過程。

人對味道是有感情的,這些味道往往不在食物本身,而在這味道伴隨的記憶。永豐餘董事長何壽川九十歲老母親每年都會做蘿蔔糕,用分享出去的蘿蔔糕,將家族向心力凝聚起來;作家蔣勳從母親大年夜祭祖的一百顆饅頭,學到凡事一絲不苟的莊嚴、虔誠的精神;光寶董事長宋恭源喜愛的菜脯蛋,提醒他白手起家那種堅持的初心……

這些味道,經歷年深月久的催熟,彷彿都有了自己的生命、自己的重量。懸念這些滋味,總令人心頭一熱,將人拉回生命原初的感動,在這些刻骨銘心的滋味裡,找到了人生最原初的力量。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