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0.2005

生活在鄉間



廚房,真是燒得一手好菜的幕後推手。燈光美、氣氛佳、設備又好,怎麼樣都能幫你凝聚最佳的味覺創造!

因為新家這可愛又寬敞的吧台廚房,我們每餐都輪流作著香噴噴的料理,我做法國料理與甜點,男人做中式料理,越作越起勁,尤其是男人做的家鄉菜,味道一級棒!而且有了烤箱,我做甜點過日子的鄉間生活又回來了~

我好愛家裡瀰漫著的糕餅香氣,坐在大窗戶旁,吃著自己做的甜點,配著加滿糖的熱咖啡,望著窗外的綠意,享受著寧靜的午後…

最近巴黎一直在下雨,看著雨水將地上的落葉暈成一抹抹的翠綠色,再深呼吸雨水混著泥土的味道,淋雨的感覺好暢快...!

因為這傾洩在我們頭髮上、臉上、身上的雨滴,迎面而來的巴黎人,都默契地跟我們微笑著…來不及捲起我的長褲管,男人說:『就讓雨淋得渾身濕透吧!』

在假期的末端,我開心地又重拾初到法國的寧靜生活,兜了一圈,也讓我終於意會到:『原來都市裡的鄉村生活,是這麼創造出來的!』



我們綠色的散步,在家附近的Parc George Brasson



男人做的鳳梨燉肉球,好吃~



這道Clafoutis Salé食譜,從地鐵站每天發送的日報Metro上剪下來的。有烤箱,終於實踐它~



蘋果派雖美味,但賣相不好(我沒有派盤烤模嘛~),我會改進...

練習幾次,我桿出的派皮口味很不賴,上星期又買了派皮食譜,我已經跟妹妹宣告:要早日成為派皮高手,回去好好孝敬她~



還有,終於讓男人吃到我做的moelleux au chocolat,Capi貓也很愛,請點放大圖看他的嘴巴,左下角掛著一顆亮晶晶的口水...他很會流口水,尤其是睡覺的時候,睡到哪,流到哪...而且口水...非常臭!

喔~ 這次搬家,讓我不得不讚揚一下巴黎人快速的辦事效率,快到我都不敢相信這是”金”的!早上申請電話跟網路,電話半天就通了,網路也在服務小姐預告的3天內通了!

貓老大的驗血報告,雖然在快遞血液的第二天我馬上受到獸醫實驗試的回覆,信上說要45天後才會得到報告結果…隔天醒來,當我還在沮喪真要把貓先送回法南時…又收到一封信,驗血報告出來了!

這麼快速的一切,真讓我難以置信,不過,換個角度想,是我運氣好,而不是法國人的辦事效率快…這才是事實…

感謝你呀~ 我的守護神老爸~

7.20.2005

下一站,Paris 15ème



我們又要流浪到下一個新家。(照片是目前的舊家)。

有著古董雙門電梯的典雅新家。也就是美人姊妹花住過的【Paris 15ème】巴黎15區,這也是她們在斗六即將開幕的甜點店名,先幫他們打打廣告。她們不僅人美、氣質好、手又巧,想一嚐法國藍帶糕點的美味,請到時候到斗六捧捧場...

這幾天開始整理行李,貓老大又緊張的不得了。到今天他發現我們打包的動作越來越多,他明白,又要遷徙了!於是開始有點"起毛壞":目露兇光,手癢想抓人!

男人一天到晚嫌貓:屎王、塊頭大、不精緻、機車難搞...,所以他超想趁機丟掉貓。我說晶片都植了,他的法國身份証才剛"核准下來",一切都來不及了...哈! (真的要核准喔!大概2星期的時間)

只要是我的寶貝寵物,疼他都來不及,怎麼可能丟掉他。如果男人真把貓丟了,那我下一個丟的一定是他!!

要離開這熱鬧的亞爾商圈與龐畢度,雖然捨不得,但是一想到可以接近鄉村一點點,更興奮。因為離市中心遠一點,真的比較有渡假的感覺。

當初住鄉下的時候,嫌那裡鳥不生蛋,後來從陽光渡假聖地般到首都來,渡假的心情,遠離塵囂的那種白淨心情,越來越少...建築物越來越高與人群越來越多...間接地都會影響到居住的心情。這是我們越搬家越體會來的。

不過,我還是愛巴黎,愛法國,這愛,若即若離,時而強烈渴望,時而避之不及,就像談了一場永遠都不會有結果的戀愛。

我也愛台灣,對台灣的愛,是那種至高至親、無法分割的愛,這愛,離他越遠,越想捍衛他。

台灣也好,法國也好,因為都有愛,所以生活起來才能【樂在其中】!




再見,我在法國最大的庭院



貓老大討厭吸塵器的噪音,每次我打掃時他都會往高處閃...

可是今天下午,他上演了一場驚魂記,到現在我都餘悸猶存...

驚魂記



貓老大討厭吸塵器的噪音,每次我打掃時他都會往高處閃...

今天下午,他上演了一場驚魂記,到現在我都餘悸猶存...

當我們把家裡恢復房東原本的佈置與一段吸塵器吵鬧清理後,

咦~貓怎麼還沒出來?更可怕的是,我們翻遍了這僅有18m2的小屋,

怎麼樣都找不到他...!

平常只要我敲敲碗,愛吃的他就會馬上衝出來。

我的目光害怕地飄向三樓高的窗外,他不會以為今晚我們只顧打掃,

不餵他,還讓吸塵器囂張那麼久...

(因為明天一早他要作抽血檢查,醫生叮嚀晚上要禁食。)

男人衝下樓找貓,我一想到他抱回來是一隻碎貓...眼淚都快飆出來了...

還是沒找到...

我一直叫著Capitaine,這一刻,好怕失去他...

怎麼可能憑空消失?

男人說他當時心裡暗爽了一下,以為可以就此擺脫貓! (心真是壞!)

就在我快喪失理智地衝下樓尋找他,男人從窗外喊著: 『找到了!』

他‧‧‧躲在很小很小的食物櫃裡,還在裡面長達十幾分鐘都不吭聲!

看到他,一把抱了起來,眼眶裡已經溢滿淚水...

媽呀! 以後別這樣嚇我好嗎! 我是越老越膽小...

貓老大現在一直在我身房磨來磨去地哄哄撒嬌,

深情看著我的獨眼,好像很愛我...

還不是為了食物! 罰你一夜不吃,也好!



唉~ 好想念我貼心的狗寶貝...

(狗寶貝最新照片,阿伯果然胖很多,啤酒肚越來越垂了~)

7.19.2005

追梵谷



大學以後,我便擺脫了追星一族,因為梵谷,從荷蘭,到普羅旺斯的Arles與St. Rémy,以及上星期探訪的歐維爾Auvers sur Oise,到了他的墓園,我驚覺自己怎麼不自覺地完成【梵谷之旅】。

這是他的魔力,儘管在我剛接觸印象派時,這魔力對我一點作用都沒有。

『梵谷,你到底在想什麼?』

『梵谷,真有你的!』

『梵谷,你的烏鴉讓我好害怕...』

獨自逛著阿姆斯特丹的梵谷博物館,我每看一副畫,就忍不住問起他來.

在歐維小鎮裡,因為梵谷,發生了兩件趣事:



梵谷在這小旅棧Auberge Ravou,渡過了生命中最後的70天,(法國電影梵谷傳,就是紀錄他生命中的此段最後時光,縱慾、混亂、無力,男主角演的好好,我很好奇拍完這部片時,他是怎麼抽離梵谷的黑色情緒?)

沒想到我們拜訪的星期一(星期二是一定休館),竟然全部休館! 什麼都可以休,就是這裡不能休!於是我在怎麼樣也要伸長鏡頭,儘管隔著窗戶,也要盡量捕捉旅棧內的風景...



照片裡的先生,就是他,我們的幸運之神,他早在裡面看個大們外的兩位亞洲女子,一附拼了命地想進去。(老實說,我們有想過從後院翻牆而入!!)

『你們可以進來拍照!』這長的像印度人的先生突然開門,嚇了我一跳!

怎麼會有這麼好的事,我們喜出望外地拍了起來,我想很少人能這樣安靜地觀賞這裡。(除了我們,其他遊客都沒有...)



Mei跟先生聊起苦艾酒Absinthe,就是常喝的梵谷頭昏昏、讓他也畫昏昏的綠色禁酒,因為是八角味道,所以我不愛。馬賽特產的八角酒Pastis,喝起來跟它頗像,不過濃度當然差很多...

苦艾酒也是照片裡這位咪咪眼先生,跟我們聊的。提到梵谷,當然少不了苦艾酒。

『你對梵谷有什麼看法呢?』我竟然在Mei的鼓吹下,回頭跟這位正在休息吃中餐的服務生,開啟搭訕的對話,都是為了梵谷。

『梵谷當年也常來我們這個餐館用餐...』這個小餐廳就在梵谷住的旅棧對面。

『梵谷啊!老實說沒有他弟弟的幫助,他根本只是個一無是處的瘋子、酒鬼!...』他開始滔滔不絕發表看法。大體說來,他對梵谷這位畫家,還是抱持肯定的態度。

我贊同,從事藝術創作,非常需要有個像梵谷弟弟一樣的支持與認同著。

你發揮無限地創作,我發自內心地鼓舞。

然後他聊到阿姆斯特丹,我說我才剛從那玩回來呢!

提到了紅燈區,他的咪咪眼笑的更咪了..

『現在賣的苦艾酒,純度都不夠,我喝過真的喔!』

『喝了以後會,你都做什麼?』Mei好奇地問。

『我...像梵谷上身一樣地畫畫啊! 』這倒是個很不錯的主意,我跟Mei約好下次一起來嘗試。

『…去梵谷墓園...不要跟別人說是我告訴你們的喔... 』

奇怪,我們怎麼突然聽不懂他說的這一句話。

不要緊,我們等一下的確要去墓園,然後再去那個梵谷畫裡扭曲的歐維爾教堂,一想到,思緒突然很空曠地悲傷了起來...



梵谷兄弟之墓



還好教堂前有他,給我好溫暖的即時擁抱...



來到這個小鎮的人,不是靜靜地坐在一旁畫畫,就是投入地書寫。

這是,梵谷的魔力啊!

7.18.2005

巴黎玩不膩

身在巴黎,玩在巴黎,她真是一個怎麼玩都不會膩的城市!

【地下水道博物館 Les Ègouts de Paris

巴黎的地下工程除了聞名世界的地鐵網路以外,還有令後來無數市民引以為傲的下水道系統。 巴黎的下水道簡直就像一個地下城市,每條街道地下都有寬敞的下水道,也設有街名,一 部分的下水道被規劃成為下水道博物館,在隧道技術似的空間裡,展示出下水道的系統設計。

迷宮似的下水道,除了臭了點,以及可怕的下水道老鼠標本外,很可看。還有免費的解說員帶著你參觀喔!

【La Valée Outlet Shopping Village】

這個Outlet位於巴黎郊區,購物商場如其名Shopping Village,各家名店都變成了可愛的Maison,逛起街來,心情也舒服~

Outlet裡的價格是平常的4~8折,以過季商品居多,不過大家還是買的開心,尤其是購買力超強的亞洲人。

Outlet village加上另一棟法國的大型Shopping Mall,得花上半天時間,愛逛街的人當然可以耗一天...

從巴黎撘郊火車過來,出了車站後右轉進入商圈,就會看到第一家中國小餐館,非常非常好吃又便宜,它是除了馬賽的寶島餐廳Le Taiwan以外,我們吃過最讚的!

我們又各買了一雙Camper,一年一雙,我想已經很節制了!

7.14.2005

三毛的簡單,隨性婚禮

這幾天姊妹淘Mei到了巴黎來玩耍,男人正焦頭爛耳地忙著對法國老闆交出他第一個projet,於是我們姊妹攜手往外跑,留他一個安安靜靜的工作空間。

第一件要作的事,就是陪我去試穿禮服,有姊妹一起逛街,真好,女人家們七嘴八舌地一起逛街,就是特別過癮。說我有構想中的婚紗,不過一進去花樣的婚紗店裡,不昏頭,也難~

眼尖、心又細的男店員(我很確定他是個姊妹啦~)幫我拿了適合我size的第一件白沙禮服,穿上去後,我就無法自拔的沉浸在婚禮的喜悅裡…

『這真是為妳設計的禮服! 大小剛剛好!』男店員一邊幫我整理著禮服,一邊很滿意的說。

還真的是為我設計的,一點都沒有修改的必要。

Mei也開心的說:『妳穿起來好像小公主…』

他們這樣東一句、西一句,看著鏡字裡的自己,我也驚覺找到了夢想中的禮服。

好,我打算就買下來…

『嗯…要不要再多試穿幾件?』Mei來了一句讓人較清醒的話。

因為這是我開始試穿的第一件禮服,於是細心的男店員再幫我挑了一款有著義式群擺的可愛婚紗。不過他還是非常推薦還穿在我身上的合身禮服。

『這也好可愛喔~』我們異口同聲地叫著。也是我喜歡的風格,只是size大了點,需要再修改。

結果,我兩件都沒買,決定前往下一家婚紗店以後再來考慮。因為我構想中的婚紗照禮服,很簡單,像三毛當年穿的 簡單又隨性:

『我有許多好看的衣服,但是平日很少穿。

我伸頭去看了一下荷西,他穿了一件深藍的襯衫,大胡子也修剪了一下。

好,我也穿藍色的。我找了一件淡藍細麻布的長衣服。

雖然不是新的,但是它自有一種朴實優雅的風味。

鞋子仍是一雙涼鞋,頭發放下來,戴了一頂草編的闊邊帽子,

沒有花,去廚房拿了一把香菜別在帽子上,沒有用皮包,兩手空空的。

荷西打量了我一下:很好,田園風味,這麼簡單反而好看。』

【隨性與法國美景】才是婚紗照的主題,太美的與玲瓏滿目的高貴婚紗,就留給台灣,每個台灣的新娘辦場婚禮好像作秀一樣…我知道我躲不了…屆時,我也會忙碌地換裝表演!

回家的路上,我們還在回憶著那套一見鍾情的夢幻白紗。

禮服呢?到今天還沒找到。

我好像錯過了一場曖昧,一場應該會天雷勾動地火,一發不可收拾的什麼,不過它應該不是屬於我的,因為是我自己選擇錯過的。

…連穿上禮服的樣子,都沒拍下來…

關於三毛與荷西的婚禮

7.09.2005

Amsterdam 情色之旅

寫完了Amsterdam的夢幻,現在該寫寫他的情色了!

我想在夜晚逛著火熱紅燈區的男人們,一定很後悔帶著女友同行。這賣春的行動,真是太囂張了!透明窗口下的bikini風騷女,海咪咪隨著音樂搖晃著。視線從窗口進入,女郎後面有張床,旁邊有個馬桶跟洗手台。只要價格談定,窗口的深色門簾一拉起,交易便開始進行。

我這女人逛起紅燈區來,有兩種觀察。一個是當然是跟著所有人的目光,直盯著每個櫥窗內的跳舞女郎,那種隨性與放縱的勾人眼神,不管你是男是女,她都不會放過!

另一個當然是觀察我身旁的男人,與街上人來人往的男人目光,哇!那根本是留口水的豬哥們~~我家男人在我身旁,當然不敢表現的情慾,只是偶爾望著他的眼神,也隱約地感覺到那股【衝動地呼喚】。

我很好奇,阿姆斯特丹人是不是從小嫖妓,還有走過紅燈區的各家大麻煙館,望著Café內各個神遊的眼神,好想馬上衝進去,跟他哈一口~~

這縱欲享樂的背後,有很多必須承擔的風險,甚至是痛苦。

所以,阿姆斯特丹人,我覺得你們很厲害,再這看似沒有縱欲尺度的國度裡,要學會怎麼【控制與抒發情慾】。

其實,他們早就這麼做了。在我進入第N家裡,忍不住問起小姐:『到底哪裡才買得到大麻?』

『只有在Coffee shop裡。我們這一般的菸草店只賣著香菸,或是讓男性或是女性“get high”的藥草』菸草店的小姐,處於半清醒狀態下,回答著我。

(我很想問她:『妳現在哈的是什麼草?』)

嗯,好吧~ 就這樣在coffee shop裡享受菸草的瀰漫與迷幻的搖滾,儘管喝著跟我一樣瘦不拉幾的tatoo小姐推薦的草莓茶,甜甜的草莓香味裡,仍舊散發著迷幻的搖滾魔力,這是音樂帶來的夢幻。

我想。那個剃著平頭的帥哥服務生,一眼就看穿我想的。

Amsterdam~ 男人說:『為了這個我們在市集裡買的組合式煙斗(老闆也是兩眼渙散~~),下次還是得路過妳的懷抱裡~~』





這個水藍眼睛老闆強力推薦的煙斗,他說:『最棒的功能是可以立在桌上!』說完他便送了我一盒濾網 ^^



燈光美,氣氛佳,音樂讚,服務生帥 的coffee shop



天還沒黑,就燈火瀰漫的紅燈區



烈日當下的猛男秀

7.06.2005

Amsterdam 夢幻之旅



半夜到達阿姆斯特丹近郊的小車站Amstel,在【幸運之神】的指引下,我們安全且沒浪費時間就到達了預訂的旅館。這幸運之神是兩位波蘭旅人,剛好我拿起手上的地址,吱吱唔唔地努力念出旅館的地址: James Wattstraat 75

『你們在找Hotel Casa 400? 那請跟著我們吧 !』

呼~真是不費吹灰之力,幸運地到達這位置非常不明顯的旅館。在check-in的時候,服務生一發現我們會說法文,大家開始熱誠了起來,原來他們都會說點、而且也挺愛說法文。其中一位先生還抱怨著:

『荷蘭文真不好聽,說起來一點都不美…』

嗯,依我聽來也是,聽起來好像德文,只是發音更“捲”了點。阿姆斯特丹人雖然普遍都會說英文,但是都帶著濃濃的荷蘭腔調,說流利也流利不到哪,我開始體會在荷蘭用英文攻讀學位的辛苦,語言本身就是一個文化融合的隔閡了,以前我們也考慮過在這讀書…

也因為語言,讓我們有”出國”的感覺,雖然從巴黎到這裡,只搭了4小時的火車,那些充滿奇怪組合的字母jik, dt,str, acht…例如這個字: vleeswarenproductie,這非要大舌頭才發地出音來吧!

還好阿姆斯特丹還是夠international,路上的英文指標雖不多,但是只要開口,就會有人指引。

從郊區的人間仙境風車村Zannse Schans開始,我們已經掉進了阿姆斯特丹的夢幻天地裡。猶如梵谷畫中包羅萬象的夢幻: 自然、可愛、色情、放縱、自由與獨述一格。

這是一個,會讓你永遠都想沉溺在其中的夢幻國境...




風車村裡充滿童話般的房屋,小橋、流水、花園綠地,還有矗立在田野中一朵朵轉動中的可愛風車。



河帶來的夢幻倒影,比起威尼斯,阿姆斯特丹更顯綠意與摩登。

阿姆斯特丹人好會騎腳踏車,他們的騎車技術,看的你目瞪口呆...尤其是那肩並肩騎著車的情侶們,他們可以手牽著手騎著,偶爾在舉起對方的手,深情地親了一下。

它們也可以穿著火辣或是高雅地騎著鐵馬,有辣妹短裙、紳士西裝、宴會長裙在批條大圍巾!

它們騎車的丰姿...該怎麼形容呢?就是與腳踏車渾然天成,與生俱來般的好看!






再來一張,單車與Amsterd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