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1.2005

跳著Salsa懷想淹水的琉森與夢幻天鵝堡



(照片是在瑞士的琉森捕捉到的,感覺好像準備要跳舞一樣)

昨晚跟著好久不見的馬賽黑妞Laurence相約在巴黎11區的Bastille,那裡有很多sympa的bar跟餐廳。跟Laurence幾個月不見,沒想到一見面她就熱情地邀我們一起去跳Salsa!(還好我今天穿著轉起圈來會飄的很美麗的長裙...)

我說我都還沒吃晚餐呢!於是點了12盤Tapas(來自於西班牙語的小菜,應該是這樣翻譯吧!在巴賽隆那時當然狂吃不以…)配著啤酒,時間越晚,跳舞的人群越來越多…看著他們扭著屁股、熱情地轉呀轉...我竟然害羞了起來,跟Laurence求饒可不可以在旁邊觀賞就好…

男人更絕啦!推託他腳痛,沒法跳舞…不久有位身穿巴西綠T-shirt的黑先生,邀請Laurence跳舞去,她開心地先下場熱身一下,因為她已經陪著我們在舞台旁一直扭動著身體好一陣子了!

才跳了一下下Laurence便跑回來我們身旁,直接教起舞步來。她說:

「拜託...不要再讓我跟那男人跳舞...他太黑了!」

因為這黑妞有種族歧視,自己身為黑人卻不喜歡黑人,好吧!為了解救她,我該下海了!

Salsa還真不好跳,看起來舞步跟跳恰恰一樣,其實不然,還要一直扭動著身體跟屁股,平常跳慣了自己的free style,要這樣馬上盡情地扭著,有點彆扭...大概11點多時出現兩位老師開始集體教學,利害的人休息去,初學者一起站出來,跳舞的隨興氣氛很好,法國人總是可以自得其樂而high到不行!

這當中還碰到準新娘辦的告別單身Party,Laurence解釋說:要結婚的新郎新娘通常都會玩這個遊戲,由彼此的親友團策劃這個告別單身Party;昨晚我們看到的是準新娘穿著一件圍裙,她的背後掛著一個寫著「我將戴上結婚戒指」的牌子,然後她們一群女生在Bar裡面找男士一個接著一個幫準新娘穿上雷絲性感小內褲,還要拍照累積,看起來挺好玩的!

後來,腳痛的男人也被拉下來小跳了一下,沒想到他還跳出興趣,回台灣後第一件事我們就要一起去學salsa啦 : )

跟Laurence聊起我們才剛去過的淹水琉森與我朝思暮想的夢幻新天鵝堡:



這是我們一到達市區的景象,有許多拖著行李的觀光客正在猶豫著要不要涉水到飯店check-in!



當天的市容大概像照片這樣:湖邊都是拍照的人們,和大搖大擺在湖裡游或是在陸上走的自由天鵝們!



有著湖的城市真的好美!只是淹水了,真的很麻煩!



關於這個我一直想去的夢幻城堡:新天鵝堡;有太多對於她的情感正在累積與回憶中...前幾天我還夢到就在她的山腳下舉行婚禮 :) 的確有許多日本人這樣做過...



城堡內不准拍照,所以相機只好一直瞄準窗外,這是建造此城堡的國王路悉威德最愛的天鵝,天鵝的白淨高雅,的確很適合這個夢幻城堡。

明天又要撘著大清早的飛機,飛往柏林,去看看那個我很想觸摸的柏林圍牆;然後再撘著火車去布拉格,然而我的心還留在夢幻城堡裡,希望能一直延續著夢幻與驚奇...一直延續著...到台灣...

8.29.2005

斯德哥爾摩的陽光與海



等一下要把貓老大帶到花神咖啡館去跟Peggy小姐碰面,因為我們又要去旅行了,這次旅行的時間比起以往稍稍久一點點,剛好又有位愛貓成痴的小姐,緣分來的又巧妙又美麗,不是嗎?

我千叮嚀萬叮嚀貓老大千萬要乖,不能闖禍,我會從瑞士跟德國帶小禮物給他(不過我想,好吃的貓罐頭應該都是法國就買得到的那幾個牌子吧?!)

心裡還有些斯德哥爾摩的陽光與海沒抒發紀錄,這些遊記是伴隨旅行而來的禮物,老實說,當我想回味旅行的心情時,我自己就是Caroline's旅行人生最忠實的讀者,所以這是一個很重要的紀錄,因為在不久後,長途旅行就會先告一段落了…



關於斯德哥爾摩的陽光,看到照片裡的白腳丫,我跟男人就決定跟這一群人坐在弧形岸邊,一起曬太陽。遊船的時候,導遊小姐說就在我們到達斯德哥爾摩的這幾天,太陽才出來露臉。

「這才是我們最喜愛的天氣!」她笑咪咪地說,白皙的臉頰被曬地粉粉的,就像她說的瑞典腔英文,一樣可愛!

不過曬久了這高緯度的太陽,有一點點熱的發痛,可是坐在岸邊的人,越來越多…好像我們這個曬太陽位置很珍貴似的,於是再曬一會,儘管高緯度的北歐,讓我根本忘了要帶防曬乳液這回事…



這艘木製遊艇就停在我們前方,不一會來一家人,他們從小孩到大人,上船的動作都很俐落,爸爸穿著有根的木鞋,一樣輕鬆就跨進船裡。

就這樣,岸邊的人面對著遊艇內的人,一起曬太陽,瑞典人看來都像印象中的富有,連十六七歲的小毛頭都開遊艇。我跟男人說,這邊的女生找男友,除了要必備名車以外,應該還要有遊艇吧!

曬完太陽,終於我們預訂的Hostel也可以check-in了,於是我們補眠去!一覺醒來,我們的「平衡心態」又出現了,決定上街找家高級餐廳,好好地補償沒睡覺的那一晚!

每當可以痛快花錢的時候,男人最快樂了!老實說,來法國後才知道非常可以當自己是個「節儉達人」!



這是我們的燭光晚餐,蠟燭的光線把人醺地挺浪漫的:) 說到這個美味的套餐,到今天我都還在回味著蝦與蚌類的甜美!沒想到這邊的料理,還比較貼近家鄉口味,尤其那個吃起來像Basilic的香料,不過味道更重、更奇特,到底是什麼?我想有一天我會再巧遇它,因為我記得這個味道,到時候答案就揭曉…



很難想像對於這個我們一時興起而出遊的城市,旅遊的紀錄竟然比以往多,而斯德哥爾摩在我心中的印象,就像這個可愛的維京寶寶,只要一回憶起他來,就會想起他的可愛迷人: 日出、陽光、海、金髮、還有很貴的7/11 :)

8.28.2005

法、瑞、德、奧的206 飆車之旅



搭著一大清早的火車,經過4小時的搖晃,從巴黎到達亞爾薩斯省的Srasbourg,糊裡糊塗地被帶往排隊的人潮,吃完免費的教會午餐後,走到車站對面的租車中心Budget,從小弟交給我們一輛銀色的標誌206開始,我跟男人眼睛為之一亮,完全從搖晃中清醒過來。

因為前幾天我才臨時從網路上預訂一台最便宜、所以最陽春:三門、沒有空調的小車標誌106,沒想到他們親切地把這標誌206新車:五門、有空調,一毛都不加地交給我們!

於是,206陪伴著我們完成這幾天的「飆車之旅」,大多數的飆車路段就在無速限的德國高速公路上,男人以平均時速150前進,這說起來就汗顏,因為這是油門踩到底的極速,所以只好眼睜睜看著一部部雙B名車、保時捷、法拉利從我們身邊馳騁而過…在德國與瑞士處處都是名車,相較之下在法國滿街跑的中古舊車或是我們這台法製小標誌,顯的好孤單、好平民!


我們的法、瑞、奧、德飆車路線如地圖所示:

從法國東部的Strasbourg出發;

南下到達亞爾薩斯地區著名的酒城Colmar;

穿過法瑞德邊界的貿易小城Basel,以前工作的時候一天到晚報價這個空運點,而瑞士客人總是給我非常好的印象,大方有禮,來了瑞士這一趟,更能體會他們的幸福: 因為他們生活在一個富裕而美麗的童話國度裡;



然後登上位於圖恩湖(Thun)及布裡恩茲湖(Brienz)之間,在愛格爾山(Mt. Eiger)、門希山(Mt. Moench)和少女峰山腳下的茵特拉根(Interlaken)。他的地理環境非常獨特,美到英國詩人拜倫一眼看到他便稱讚著:

"這真是一個仙境"!

這裡如詩如畫的景致吸引了許多詩人、藝術家、作家來此地追求靈感,同時她也是非常受歡迎的蜜月天堂。





嗯,山裡的清新空氣與眼前覆蓋著白雪的阿爾卑斯山,的確有讓人如處仙境的奇妙感,尤其是我們住的B&B,小房間裡有一扇天窗,就在我們的頭頂上,夜晚我們一邊呼吸著山裡冰涼的空氣、一邊觀看著眼前的這片天空,天窗透下來藍光,讓我們不知不覺地沉睡了…



隔天醒來吃著早餐時,看著報紙上斗大的標題「大災難」,瑞士中央的許多城市都淹水了!很多遊客都被困在山裡面…連我們要出發的下一個城市:琉森 Luzern也不例外,難怪昨日一路上山,發現湖邊的水位幾乎都滿到公路上來了…

我們本來想先乘火車登上少女峰,然後再開著車往琉森市方向前進,不過想著報紙上發出的警示:「水位仍持續上升」,男人小時候就登過少女峰,為了怕太晚離開而被困在這裡,於是他說服我:少女峰沒有我們看過的落磯山漂亮,我想了想,下次還有機會來一趟登山之旅,這次就先去看湖吧!



平日依山傍水的後院,雖然淹水了,感覺還是好美,這戶人家還在安穩地睡著覺呢 :)

還好,我們提早離開Interlaken前往淹水的琉森,因為湖水就在當天下午再度升高,對外的連接道路因此中斷,至於淹水的琉森市,我只能說: 「太美了! 怎麼連淹水的城市都可以美地這麼優雅...」


ps.我覺得應該幫這家租車公司打廣告,價格比起我以往詢問朋友或是網路推薦的租車還便宜,除此之外,無限里程而且保險都包含在租車費用裡面;不過建議不是很熟悉開手排車的朋友,多花一點錢租自排車,這樣不僅安全而且舒適...

雖然我跟男人都會開手排車,不過真的都只有在駕訓班時開過,男人開的還算平穩,不過每次停紅燈又再次加速的時候,十分緊張會熄火! 男人也拜託我,下次別租手排車來折磨自己,手腳並用地忙碌開車,真的夠累了...!

8.23.2005

斯德哥爾摩的精采



Stockholm除了是瑞典的首都外,還有些大大小小不可錯過的景點,雖然遊客都集中在像小威尼斯的舊城區(Galma Stan),那裡有照片中的「全歐洲最窄的路」,我們應該算幸運在人潮尚未湧入的第一時刻,清楚地拍下它,但是…這太過歐風的小街道,目前對於我們來說都已不是「異國風景」。

最讓我們覺得精采的是這艘沉在海底下333年的戰船Vasa,從1990年對外開放參觀。「威薩博物館」(Vasa Museum)就順著巨大的戰船建造,所以博物館的屋頂是一支支矗立的船桿。



「哇靠!這就是當年我玩世紀帝國用的戰船,沒想到他真是他媽的大…!」

男人一進博物館裡就誇張的叫著。他的用字不雅,不過很能形容這裝載四十八門大砲的巨大戰船。



這17世紀的戰船保存的極完好,花了5年的時間才打撈上岸,1628年Vasa戰船在首次慶祝的處女航中,也就是還沒有正式出航,就在海港內沉船了…當年在岸邊的居民都目睹到沉船的經過,博物館還特地刻畫了幾個居民雕像,來顯示沉船對當年社會的震驚,他們也稱那是個不幸的年代。而沉船的原因從視聽館的影片說明中聽來,應該是在船最下方放石塊的空間不夠,導致於船身的平衡問題。



對我來說,印象最深刻的是船上大大小小的雕像,當時瑞典王造這艘船極盡風華,船身雕刻了五百多幅圖案,這圖案有古代神話、《舊約》故事以及羅馬歷史,因為是說故事,所以華麗中又不失趣味。



像這個調皮的雕像:)

爬上爬下地參觀這艘巨船有點辛苦,但是我終於站上那一直在卡通或電影裡出現的圓形觀景台,就在船桿的最頂端,它還不是平的,想像船在搖晃航行中,真不知船員們怎麼站的穩...!

另一個精采是深入地下岩層開鑿而成的stockholm地鐵T-banan,一開始我們興沖沖地前往中央車站,聽說這一站的山洞壁畫最美,找了找,車站怎麼平凡地跟其他大城市的白色璧磚和塗鴉沒兩樣…後來被太多的H&M吸引了,在市中心逛起街來,這裡還真的挺好逛!



不過還是沒忘了要去參觀這瑞典政府自稱的「世界最長的藝廊」,我們從東邊的Kungstradgarden進入地鐵站,通往地下的電扶梯,好像沒有盡頭一樣,越往下越覺得涼爽,光線的顏色越顯特別。



原來在中央車站,還得往下3層,才會看得到精采的壁畫與車站保留的岩壁山洞。

地鐵站的乾淨與空曠,實在想像不到他有50歲了,還有,他的車票跟阿姆斯特丹一樣,需要在入口處跟車站人員說明即將到達的站名,然後他會在這畫著一格格的長形車票上蓋章,至於蓋幾格,就是他決定了!(從我們蓋過的章看來,應該是一站就蓋兩格,算算不便宜喔!)



就這樣來來回回地上車下車,參觀車站,大概早上10點多,車站竟然冷清到讓我們玩起自動拍攝來...!

還有一個精采的建築物,就是stockholm的市政廳(Stadshuset),也是頒發諾貝爾獎的地方。在歐洲看過那麼多的市政廳,我想就屬他的最有特色:以八萬塊攙有鐵砂的紅褐色磚塊建造而成,有一座高一0八米的方柱形塔樓巍巍矗立。



市政廳是我們再太陽剛剛升起後,穿過一片綠意公園,遇見了草地上的小兔,還有騎著腳踏車的老先生跟我們say good moring後,第一個誤打誤撞參觀的景點,他的氣勢,就像早晨的牙膏,讓我們精神為之舒爽!



抬頭仰望著位於紅磚色鐘樓中央的金色木乃伊,順著往塔上看,綠色青銅片的塔頂上,是一隻頂著三條冠狀臂的風信雞。三條冠狀臂象徵瑞典光榮歷史的「三王冠」(十四世紀瑞典瑪格麗特女王統治的領土包括瑞典、挪威、丹麥三國)。

在市區,走到哪都看的到這三冠王,後來發現瑞典錢弊的背面就是這個圖形標誌。 光榮與豐功偉業的日子,還是令人難以忘懷吧!

8.21.2005

斯德哥爾摩的日出印象



一陣掌聲響起,我們撘的廉價飛機安全降落斯德哥爾摩stockholm近郊的Skavasta機場。雖然飛行時很順暢平穩,不過我想大家都籠罩在上禮拜Helios航空在希臘山區墜機的陰影裡,因為同樣是歐洲的cheap fly系統,同樣是波音737機型…

說起這次的瑞典之旅,是我一時興起的貪小便宜,心想,趁機到一直很好奇的北歐看看也不賴,於是只帶了一些些在網路上搜尋的旅遊資料,輕裝出發!

男人這次更利害啦!從訂機票到飯店…甚至是任何跟stockholm有關的資訊,他連看都沒看過。從旅行的期待與現實這個觀點來看,他這種樂天的玩法,反其道而行,或許比帶著那其厚無比的旅遊書與焦慮的觀光心情,輕鬆又好玩許多!

第二次在歐洲搭乘半夜到達的飛機,讓我又想起去年四月我們一行人露宿在巴塞隆納近郊的城市Girona,那是我們永遠不會忘記西班牙的經驗!夜晚的街頭,越夜越冷…我們5個人靠著玩遊戲的意志,一直撐著到天亮!

結果…我們又重蹈覆轍...!約莫半夜1點半到達市中心的旅館,老闆竟然一副不知情地說他那裡毫無我們訂房的資料!

『No kidding! It's not possible!』我已經不知道要怎麼表達我的…驚訝。

而且老闆的回答還是跟去年一樣:『今晚,市區所有的旅館都客滿了!』

『哈!那我們就拿今晚的住宿費,好好地上街夜遊!』男人倒是很興奮地說,因為在這不夜城裡,除了網咖、bar、鬧轟轟的街頭音樂表演,還充斥著麥當勞與…7/11…沒錯!就是我們懷念許久的7/11!所以我們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衝進那裡,買飲料! (…真是看到7/11就改不了的壞習慣…)

有人把Stockholm形容為北歐的威尼斯,對於我,他的美比威尼斯還多變、還浩大,他有威尼斯的古典浪漫、還有北美洲的廣大與現代,讓你一下子身在歐洲小鎮,但是轉個灣又到了加拿大。

我們很喜歡這個城市展現的古典與現代並進的精采,還有滿街都是金髮帥哥美女,尤其是女生,美到我們都讚不絕口,說真的,要找到醜的還挺困難。男生嘛...因為太會打扮的關係,大多給人的感覺脂粉味比較重,個個都像雜誌上的model,不過對於我來說...這口味太淡、太清新,我還是覺得棕髮男生比較帥:)

非常值得一遊的城市,(怎麼會有人說這是個無聊的城市...?!)

套句岑逸飛先生旅遊網站上的介紹:

「一個令人陶醉的城市,自然與其地理位置有關。它不是被大海包圍的小島,也不像芬蘭以湖泊取勝。它是處身於小海灣、碼頭和運河之間,由十五個島嶼為主伸展成群島區,大大小小的島達二萬四千多個。島與島之間,用橋樑和隧道相連,路途雖短,卻構成了斯德哥爾摩獨一無二的特色。 」

以下使我們在天剛破曉時,感受到的斯德哥爾摩第一印象:



【清新】天剛破曉的中央車站,所有火車或是跨國巴士,都在這裡出發與到達。



【迷人】清晨的第一道曙光。



【浪漫】河畔的雙人啤酒



【青春】跟著金髮俏女郎出發



【便利】早晨正在補貨的 7/11

還有許多的旅行印象,我想,等待下一篇再來抒發...

8.16.2005

十秒鐘送別



呼! Raph小弟終於在TGV(子彈列車)出發的前一分鐘,飛奔到車站...!因為從比利時到巴黎的火車誤點,害我們的溫情道別就剩這麼短短10秒鐘的擦肩而過,連見面與說再見的親親都沒有…

看到他有點連滾帶爬地衝上列車,那一刻,我的眼眶還是因為送別而發熱,還好沒時間讓我這愛哭鬼掉淚…這應該是第一次,沒留下的送別眼淚。

之前寫過Raph在Avignon亞維儂的搖滾樂團表演,他是男人在法南Salon de Provence唸書時最要好的朋友,兩個人在學校朝夕相處,連下了課回家還要MSN…我想因為這兩個大男孩,有很多共通點:

都愛搖滾樂、都彈Bass Guitar、都謙虛有禮、都有點Baby Fat

這個小男生的外表看起來屌兒啷當,臉上還穿了幾個環,第一眼看到他就會想到路邊那堆養狗伸手要錢的流浪漢。可是一開口跟他說話,會發現他不僅有禮貌又可愛…不過等他上台一表演起來,哇,十足地感受他對音樂的熱愛與生命力!

男人一直鼓勵不僅寫歌更會唱歌的Raph到台灣發展,打包票一定找朋友的經紀公司簽下他,可惜這位年輕人太愛國,愛到不想出遠門!不過我想男人會一直一直用各種方法,例如:台灣刺青很便宜呀!...慫恿他來一趟台灣!

接下來,應該還會有許多送別,先別想它們,出門旅行去囉!

明天,飛向金髮碧眼國。

(真是抱歉!男人跟Raph的照片沒一張正經的,本來想趁今天拍張感性照片,

...結果...)

8.11.2005

愛情超人



這是你為我特製的假泡麵,你說: 『把spaghetti煮軟一點,

再打個蛋花,把湯裡的牛肉丸想像成貢丸。』

這樣,就會成了哄我入睡的家鄉宵夜。


我總是要你來哄我入睡,

不然,我可以固執到天亮都不閉眼睛,

然而,你都可以不需要我哄,總是這樣地輕易說睡就睡。


雖然說情侶要互補,我瘦你胖、我粗心你心細,

你的心細到就連身體睡著了,心還是醒著的。


給睡夢中的你一個親吻,

你記得要回應給我一抹微笑,

給沉睡中的你一個問句,

你馬上會回答我一個肯定句。


你是為我變身的超人嗎? 我的愛情超人...


(今天是七夕情人節,這篇寫了好一陣子的文章,剛好拿來應應景:)

等一下我們就出門探望西蒙波娃與沙特,在這美麗的七夕,帶束鮮花獻給他們...


有情人的、沒情人的朋友們,都祝你們 七夕快樂...

8.09.2005

緩慢的樂趣



從Peggy的思慕巴黎裡讀到關於《巴黎晃遊者》這本書,作者Edmund White來自於美國,這本書是他在巴黎住了16年來的晃遊心得:【這個溫和的地獄是如此舒適,簡直就像天堂。】

對於這在恰當不過的巴黎旅居心得,我想起了前陣子朋友口中的:『在台灣…有一種商店…』

每當她陪著法國同學趕著繳電費啦!寄包裹啦!買糧食啦!...(反正在法國,一天之內能完成的事,真的很少!) 她就會脫口而出這句話: 『在台灣…有一種商店…

…24小時不打烊,你不僅可以購買日常生活中食衣住行育樂的東西,你還可以在那繳費、寄包裹、提款…。』

光是這句話,就很嚇唬法國人了。

『為什麼總是聽到台灣留學生抱怨法國像地獄一樣?』法國朋友納悶地問。

『因為,我們來自天堂呀~~』然後朋友便開始敘述這神奇的24小時商店...

不過,從另一個觀點來看,不知道是不是我們讓便利、超能的效率破壞了做事的原則,這本來應該慢慢來,我們卻分秒必爭地往前衝,一切快速到,不能悠閒地過生活,無法享受這【緩慢的樂趣】。

關於緩慢的樂趣,米蘭.昆德拉在《緩慢》這本著作裡提到:

『緩慢的樂趣為什麼消失了?

啊,從前那些閒晃的人都到哪兒去了?民歌裡那些遊手好閒的主人翁到哪兒去了?那些以日月星辰為家,從一個磨坊晃蕩到另一個磨坊的漫遊者,他們到哪兒去了?

他們和鄉間小路,和草原,和樹林裡的隙地,和大自然一起消失了嗎?

有一句捷克諺語用了一個隱喻來定義這種悠閒的甜美感覺:「他們凝望著上帝的窗口」。

凝望上帝窗口的人不會無聊;他們都很幸福。在我們的世界裡,悠閒成了無所事事,這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 無所事事的人是挫折的,是無聊的,他們永遠在沒事找事。』

剛從台灣抵達法北的鄉下小鎮時,生活上一切的不便利,真覺得一下子從天堂掉到地獄裡…不過日子過的越久,習慣了這種悠閒與緩慢的甜美感覺後,暑假回到台灣,面對著超快步調的生活,又驚覺自己‧‧‧從天堂又掉進地獄!

我想,以後只要一回憶起曾經居住過的法國,我也會有像Edmund White的巴黎晃遊心得:

【這個溫和的地獄是如此舒適,簡直就像天堂。】

8.06.2005

陽光



下午的陽光透過窗簾,

映下玫瑰形狀的光影,

揮灑在廚房我的雙手上,

傾曝在等待的你的背上。



陽光不僅曬出你可愛的身形,

更曬地你的眼神,好溫柔,

我端起剛煮好的熱咖啡,

跟著你,

咪著眼睛,

迎接這溫暖的投射。


然後,再把它傳遞給男人,

給他,我們不擅長的溫柔,


因為這乘著微風來的陽光。

8.03.2005

女人的情感與美



陳秀玉導演的首部電影作品《那年夏天的浪聲》: 『感情有很多種,就像不同的海岸,會有不同的浪聲。

人們往往在既有的軌道中,以為將自己安排的很好,常常是在停頓下來之後,才能真正的傾廳自己,內心深處的聲音。 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如此,也不能預知是在人生的哪個階段,可以如此

------
情感的部份,也是一樣,所謂在軌道中的,與離開的… 傾聽自己內在的聲音是難得的…』

看完這部紀錄女性間情感的電影,讓我思考起《女性》這個主題…想起前陣子讀到的文章《女性之美》:樸素美、文靜美、健康美、談吐美,風儀美、智慧美、氣質美、心靈美。

在這觀望法國女人的這些日子,更讓我體會這種個性美。美的定義,不是膚淺地來自於男性或是大眾流行觀點。美麗,無需從眾,而是發揚自身特質。

於是,我聯想起在我身邊這些與那些獨立自主的女性朋友們。

那天邀Ivy小姐到家裡一起來玩耍作菜,從中餐接力到晚餐,男人每次對於我身邊的單身女性朋友,都會納悶地問:『這幾年都沒找到對象嘛?』

男人會納悶,是因為他覺得我這些女性朋友們,個個才華洋溢、文武雙全,等待她們的對象,應該有一大拖拉庫…

老實說,大家都想找個伴,不過真的是寧缺勿濫,少浪費時間在那些不適合的人身上,自己一個人,想飛到哪,就飛到哪,這樣的單身自在,讓她們有更多時間來專心地疼愛自己。

其實就算有了伴,女人跟另一伴在彼此協調的生活下,還是一樣要獨立自主而且自我。什麼嫁雞隨雞、嫁狗隨狗或是男子漢大丈夫要頂天立地、扛起一家重擔,這些,才是奇怪的想法!

愛男人也好、愛女人也好,前提都是在你最愛自己的狀況下,去愛。




我們又散步去了,法國人就是懂得享受生活,還從自家搬出躺椅,準備面對著湖,好好享受這個綠色的下午。



這幾天我又練習了--雞肉派



跟杏桃派,Ivy小姐還外帶回家給她的日本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