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1.2005

10月,是值得慶祝的



一直讓歡樂的氣氛沉沉地壓在我們種種對新生活的不適應下,其實,10月是值得慶祝的。所以決定昨晚不再推掉邀約,跟著一群瘋狂又活力的年輕朋友們,Halloween Party 去!

妹妹們的扮裝主題是Kill Bill,而裝扮明顯不在Kill Bill主題內的我們,則被要求跟著一位牽著豬氣球的妹妹走在對伍前端,(ps.她的豬真是太有創意了!)一路上穿過熱鬧的忠孝東路四段....

我只覺得台北人都太嚴肅或許是太含蓄也或許是太麻痺了,面對這迎面而來的創意打扮與洋溢的過節歡樂,竟然一點都沒有贊同或是鼓舞,這時候感覺好需要法國人的幽默感來暖一下場子,點燃歡樂氣氛!

當我幫大家照完這張合照的時候。一位金髮妞順勢跑過來跟大家合照,對嘛!這才是我這兩年旅行中感受到的街頭同樂。通常,有表演者的地方,就會伴隨著欣賞者。我一一想起昔日發生在街頭的我的欣賞:

在六月法國音樂節的熱鬧街頭表演、巴黎聖日爾曼教堂前感動許久的鋼琴表演、藝術橋上十分陶醉在薩克斯風的吹頌中、在艾克斯普羅望斯街頭的陽光手風琴樂手、抑或是在布拉格的查理斯大橋上忘我地聆聽那位盲女的高歌美聲...

開心就好,不管你是演出著或是欣賞著,開心就好!

今晚我感覺到一顆顆好歡樂、好暢快的心。妹妹們跟我聊了很多,聊生活、聊愛情、聊貓咪,在法國這些日子的朋友聚會,還真激發出來我強烈的聊天潛能,盡管被震耳欲聾的電子樂重重包圍著,我必須拉高嗓子,用力再用力,因為自己就是抵抗不住這種談心間的交流,我發現自己真的很愛這種交流...

如果這種交流是發生在我的小客廳裡,煮幾杯咖啡在配上我的拿手甜點,也可以喝上幾杯紅酒或是女生們都挺愛的玫瑰酒(sorry...我天生不愛調酒,不喜歡酒精被混亂的味道...),那這一切就回到了我最喜愛也最熟悉不過的朋友聚會了...

讓我開個咖啡館吧,因為聞到了咖啡香(或是酒香!?),就會有無數個敞開的靈魂等著交流。煮咖啡、作甜點、聊旅行生活---

我想這些是我現在唯一的專長了,除此之外,實在想不到,也找不到...

10月, 撇開那些落差中的情緒,其實是值得慶祝的。

貓老大跟我們同居滿一年,男人滿28歲,而我滿29歲。

這個即將跟2字頭說再見的年紀,我們該有些堅持,有些不妥協。

未來還是會看見的,只是需要時間來轉換,在等待的同時我想我們需要隨時高歌

" What it all comes down to 結論就是

Is that everything's gonna be fine fine fine 一切都會沒事的

I've got one hand in my pocket 因為我可以很自在的單手插口袋

And the other one is giving a high five 另一隻手用來跟別人擊掌 "

~Hand in My Pocket / Alanis Morissette ~ 歌詞來自 我行我歌

10.25.2005

思慕法國

「我感覺,自己的能量,正一點一點地減少著…

我失去對生活的感覺,對活生生時間的感覺…」

在Peggy的絲慕巴黎後記,也是在她離開巴黎赴日本的兩年以來,我彷彿看到自己此刻的心情。

離開法國這一個多月的日子,我把一份未完成的旅行紀錄,一直壓在跟著我旅行歐洲這兩年的手提電腦裡。那裡有許多篇寫了一半的旅遊感、有幾百張在柏林與布拉格拍下的照片等著整理,然而,到今天為止,我仍猶豫並且沒有動力去按下開機鈕…

就連寫這篇文章,都用著公司配給我的新電腦;我不厭其煩地帶著笨重的它上下班,因為想讓自己花多點心思在新工作上…

適應新生活與適應這份新工作一樣棘手,我開始懷疑眼前的這一切,跟自己彷彿十分不搭調;我帶著希望與期待回到自己的國家,可是發生在生活裡的「太多」,卻一點一滴地讓我開始壓抑了許多對生活的感覺.;我開始感覺自己的能量正一點一點地減少…

是的,Peggy的文字深深地提醒我。

從夢境中再度返回現實,需要點時間與空間;

尤其發現自己已經起了變化的時候;

不能喜歡太多變化的自己,因為太多與這裡格格不入;

不能喜歡太多角落的自己,因為太多釋放不出的能量;

真的太多了嗎?我問獨眼貓。

他說我需要幾杯紅酒,來好好想一想。


照片: 位於Aix-en-provence市中心最古老的噴泉,不管哪個時間經過這裡,

都會發現噴泉以太多不同的姿態展現她的古典與獨特,照片裡的泉水在寒冷的二月理,已經結了冰...



像我現在漸漸結冰的心情一樣,冰一下,也好。







10.17.2005

哀愁的預感



半夜在花神咖啡館裡喝了一杯太好喝的café crème,到現在凌晨三點了還睡不著,心裡一直想念著貓老大,平常只要我半夜起床喝水,他就會以為要吃飯了,睡眼惺忪地從他的小床上咚咚咚地小碎步奔向我。

然而,今晚他不在我身邊,我卻一直感覺到他的身影、聽到他的打呼聲,我想現在他應該已經從咖啡館回到Peggy溫暖的家了,應該已經倒頭呼呼大睡...

沒有他,整個晚上我好像失了魂一樣,心裡有種哀愁的預感,就像離家到法國這段沒有狗寶貝在身邊的日子。

... 這是在八月二十四日即將開始法瑞奧德這趟旅行的前一天失眠夜裡,紀錄下來的「哀愁的預感」,因為心愛的獨眼貓才離開我幾個小時,我想跟獨眼貓或是狗寶貝分開的一分一秒,這哀愁的預感就會如排山倒海般地侵襲我...

而順利地把貓老大「輸入」寶島後,我在佈置房間的時候,在原本狗寶貝的寶座對面,又多擺了一張紅色大沙發,準備給貓老大。他離開台大檢疫所的那天,艷陽高照,我安撫著他:

「你看,這裡的大太陽很像馬賽吧!而且沒有滿街講起話來總像在么喝的黑人,雖然空氣中的淡淡海水味被污濁的廢氣取代了...」

從法國到台灣,他嘗試了各種大眾運輸系統:從馬賽地鐵、來往在馬賽與艾克斯高速公路間的巴士、馬賽到巴黎的高速子彈列車TGV、坐了不下數十次的巴黎地鐵;

離開巴黎的那一天,眼看著將要錯過返台的飛機,幸運地讓我們碰到ㄧ位好心的黑人計程車司機,ㄧ路從蒙帕納斯車站、往西朝聖了巴黎鐵塔、然後再駛上著名的香榭大道,這還是我們第一次氣派地搭著賓士遊巴黎;接著他獨自乘坐在長榮機尾的貨艙裡,可怕的是我只有辦法讓他吞了半顆、一點都沒發揮作用的鎮定藥丸...

而貓老大離開檢疫所的當天,男人因故無法開車迎接他,剛好帶他來趟摩托車之旅,不過還真有點嚇壞他...他一路上從基隆路喵呀喵呀地回到信義路...

可惜,房間裡的兩張紅色沙發,都成了狗寶貝的寶座了,因為他實在受不了另一隻,尤其又是他生平最討厭的「貓」,貓老大還沒出籠子,就伸手給了他ㄧ爪,讓他氣到全身發抖...更不時地哀嚎著...這過度反應讓我跟媽媽都小小的驚嚇了,所以讓貓老大小歇ㄧ下,我們再度起身,開始另ㄧ趟摩托車之旅,把貓老大帶回男人家...!

一開始男人的爸媽都不大贊成家裡養隻貓,依男的詭計,我們先斬後奏地先把他悄悄地帶進門...

還好,因為他是隻法國貓的關係,男人的爸爸憑著學習法文的熱誠,慢慢地對他從視而不見、然後每天早上讀法文的時候順便對著他說幾句...漸漸地也屈服在貓咪的貼心可愛下。至於男人的巨蟹座媽媽呢?只花了兩天的時間就把他當BEBE一樣...

有一天晚上,我們回家一開門,看到家裡三寶(貓老大以人的年齡來算,也跟男人的爸媽ㄧ樣六十好幾了喲...)排排坐在客廳裡,眼神ㄧ齊默契地望向剛進門的我們,這迎面投遞的溫暖...讓我真替貓老大感到幸福;也感謝他們的接納,讓我的哀愁,減少許多許多...

星期一到五狗寶貝陪伴著我,週末我就飛奔到男人家擁抱貓老大...然而這哀愁的預感,就這樣交替在一星期七天的日子裡...其實,挺甜蜜的...

『 我覺得我們很幸運能夠共同擁有那段完全出之於偶然,

由時光縫隙產生的空間。真是很好。

正因為已經結束了才顯出它的價值,

也正因為不斷地往前變遷才感到人生的悠長……。』


吉本芭娜娜 ---哀愁的預感---


照片: 在阿姆斯特丹近郊遇見的灰色虎斑貓,幸福的他,有個夢幻到令人十分羨慕的花園住家...

10.14.2005

瑜珈裡的山居歲月



「陽光是極好的鎮定劑,時光在歡愉中朦朧過去。活著是如此可喜,其他都無足掛懷,漫漫長日遂乎是無知覺地流逝了...」下班後參加了公司舉辦的瑜珈課程,在閉目冥想休息的時候,我的腦中不斷地出現彼得。梅爾在山居歲月裡寫下的這一段話。

冥想完了普羅旺斯的陽光,接著巴黎的石階步道更是不斷地在腦海中延續,我ㄧ步步踏上那總是不平整、但總能讓你深刻地體驗「走路」這總是讓你遺忘但卻總占著旅行中大部分回憶的奇妙運動。我尤其喜歡聽著高根鞋與石階碰觸的清脆聲...

「怎麼捨得離開美麗的法國?」直到這一刻,我才問了自己這個許多朋友已經問過的問題。

「會捨不得啊! 但是人生總是要在某些時刻決定自己要作的事,總要有取捨..」當時心裡是這麼想。

而我在自己的人生裡,好像一直在任性地、大多時刻都憑著感覺在做著決定,決定離開台灣,然後決定帶隻貓離開法國,然後...我不知道自己下一步,又會做下什麼決定。老實說,很期待這下ㄧ個驚奇,在遇見男人後我總是不會後悔或是害怕抉擇的時候,因為不管選擇什麼,我都幸運地有他的支持與陪伴。

暌違了兩年的第ㄧ堂瑜珈課,果然著實地放鬆了我的身心靈,感覺自己好像從巨大的工作壓力中慢慢地抽離,這一個多星期以來每天開不完的會議、上不完的課程,再比照起兩年以來在法國的恬靜生活,回家路上聽著陳綺貞的太多,還是踏著調整不過來的緩慢步伐,我ㄧ邊想著:

「人生,真是奇妙!而人的韌性,更是帶著魔法!」

這一靜ㄧ動的衝擊、這截然不同的生活風景與步調,台灣、法國,我站在細雨裡,聽著陳綺貞的太多,慢慢地享受這矛盾裡的微妙...

喜歡一個人孤獨的時刻 但不能喜歡太多

在地鐵站或美術館 孤獨像睡眠一樣餵養我

你永無止盡的墜落 需要音樂取暖

喜歡一個人孤獨的時刻 但不能喜歡太多

喜歡一個喝著紅酒的女孩 但不能喜歡太多

把她送上鐵塔 給全世界的人寫明信片

像一隻鳥在最高的地方 歌聲嘹亮

喜歡一個喝著紅酒的女孩 但不能喜歡太多

喜歡一個陽光照射的角落 但不能喜歡太多

是幼稚園的小朋友 笑聲像陽光一樣打擾我

我輕輕的揮一揮手 凝結照片的傷口

喜歡一個陽光照射的角落 但不能喜歡太多

喜歡一個人孤獨的時刻 但不能喜歡太多

詞:鴻鴻

詞改編‧曲:陳綺貞


照片: 4月底就在塞納河邊曬太陽的幸福巴黎人哪...

10.05.2005

勇闖Blind World



自從接觸到我的第一位的盲人朋友Andreas開始,我好像跟「眼睛不好」特別有緣分。

Andreas是以前工作時最要好的德國客人,我記得那年在北京渡過的聖誕節,搭著小巴士,一行人準備征服天寒地凍的萬里長城,坐在前座的他,回頭跟我聊起了家人,我非常專注地看著他的雙眼,因為我真的看到他會說話的一雙眼睛,一雙來自生命深處的溫暖,讓我在多年以後的今天,仍舊感動許久。

接著在法國,遇見了我的獨眼貓;回來台灣後,發現年邁的狗寶貝也只剩下一隻眼睛的世界了…我跟「眼睛不好」的緣分,就這樣延續下來…

然而,在「意外開工」的第二天,(因為我竟然在開始上班的當天,換了一家公司...! 說起來應該要不好意思才對...),對自己即將接觸的歐洲市場,發現竟然也跟「眼睛不好」的緣分繼續延續,電子產業怎麼跟盲人市場扯上關係呢?

一探究竟以後,覺得自己幸運能讓這冰冷的科技產品,跟一種人性與溫暖,相互連接,我想日後,在看到每一道來自掃描機的光線時,都會讓我覺得是種生命的sunshine…我得這樣鼓勵自己,讓自己在工作中,找到為它存在的價值…

翻開瑞典盲人協會的手冊,第一個就憶起那裡的暖陽光;導忙犬的陽光笑容,更讓我在辦公室裡,頓時拋開市場行銷這些惱人的商業思想,陶醉在他們最友善的眼神與美麗的北歐風光裡…

想像著自己將要用力在那開發與行銷的產品,跟導忙犬有著某部分相同的幫助與功用,我想,再艱鉅的訓練與挑戰,我都能欣然接受不久以後,應該馬上又要踏上北歐這塊土地,還有我只去了布拉格的東歐

雖然眼前的工作,猶如一片等待開拓的荒土,希望我夠
tough、夠勇敢來身任它像我所向無敵的獨眼貓一樣。

貓老大已經在上星期四,光榮地離開台大檢疫所,離開的時候他還記得要跟檢疫所裡的醫生阿姨們,一一摩蹭道別,而且還猶豫了許久,才進了他的貓籠裡跟我們回家


在這
21天的隔離生活中,他的確過著老大般的生活: 環境好,氣氛棒,檢疫所都會放鋼琴音樂給貓咪聽、每天清理貓沙、陪貓咪玩耍,當我告知貓老大有胃敏感的毛病時,醫生們還細心地幫我試出一種最適合他吃的貓餅乾,還贈送貓老大一箱試用包!


他果真是隻幸運貓,不過,這得多謝他天生不畏苦的自在性格
一路上陪我們南征北討,從法南流浪到法北,然後在跟著我們漂泊到台灣,我該為他紀錄下,他精采的half-blinded流浪故事,不是嗎?



照片: 這隻跟著大家一起等待進入新天鵝堡的「大黑」,事後回想,他應該是隻陪伴主人參觀城堡的導盲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