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2006

2006,春



今晚,第一次覺得這根在這幾個月來總在眼前揮之不去、可怕又有礙觀瞻的101高塔的可愛之處,因為那大大的粉紅燈飾在層層迷霧中閃爍著 『2006,春』,伴隨著巷弄中的藍綠色燈光,讓飄著雨的今晚挺浪漫的。

而我最近總是板著的臭臉(我的臉,天生好像不說話不微笑就是一張高傲的臭臉),因為這可愛的春字,難得又邊走邊微笑了起來。於是我問自己,我有多久沒臭臉了呢?算算應該有兩年的時間,我幾乎ㄧ直在邊走邊笑著。我喜歡走路,尤其走在歐洲的石階步道上,以各種速度與心情前進,慢慢地走、快快地走、靜靜地走...

走著走著,突然好懷念迎面而來的投射眼光,懷念陌生人的ㄧ聲『Bonjour!』,然後可能跟你聊起天氣來,聊起你的國家來,聊起你的貓咪來,或是相視而笑也好。即使是在所謂的大都市巴黎,在地鐵上、超市裡或是路邊的綠色長板凳上,我仍然可以偶爾感受到這種的自然的巧遇。

可是,回來台灣以後這種陌生人間的善意大大地減少,因為我不再是外國人了嗎? 因為我的臉看起來真的很臭嗎?因為大家都很忙,忙到沒有時間停下來say hello? 忙到沒有時間多看旁人一眼?我很忙嗎?我也跟他們ㄧ樣嗎? 糟糕! 好像越來越是這樣子...

有時候,人生是需要自我治療期。村上春樹說他毫無寫作的靈感時,他就去翻譯別人的作品,藉著閱讀別人,來自我治療;陳建年因為<海洋>專輯在獲獎後,躲到了蘭嶼去重新找尋他的創作,他說: 『許多事情不用太勉強,音樂也ㄧ樣...』

我想,我有非常非常多的自我治療方式與同伴們: 咖啡、糕點、廚房、書籍、音樂、朋友、愛人與家人、貓老大、狗寶貝,可能有些時候治療太多,最近總讓人動不動就眼眶紅、愛掉淚也愛大笑。

不管在治療的哪個時期,哪個階段,哪個地步,蕭青陽說的這段話,在今早上班途中的公車上,讓我十分感動著: 『ㄧ個人一生只要做好一件事,就已經是功德無量了...』

我想應該是說,在每個階段做個他認為該認真的一件事,哪種讓人體會發自內心的真誠與回饋,好像頓時找到人生的解藥ㄧ樣...



最近,常在這個才簡單佈置好的小客廳,治療著。每當抬頭看著貼滿旅行回憶的這面牆,常常感覺到內心湧出的小小幸福噴泉....

1.17.2006

馬賽捎來的紅色祝福



2006年都過了16天了,從一顆顆綻放在101巨塔身上的聖誕綠樹中,跨越了2006年的璀璨煙火,在煙霧與燈海中換上『2006 Bravia by Sony』。然後在今晚下班回家的路上,不小心抬頭瞥見遠遠矗立在右邊巷子口的101巨塔,2006 Bravia by Sony今晚消失了…讓我鬆了一口氣…

『還在沉睡中嘛? 貓老大呢?』突然想替朋友們問問自己。

我跟男人一直努力地在甦醒中,想反地,貓老大卻每天都非常認真且享受地歡度台灣時光。還收到了來自法國的許多親親與愛,這張紅色卡片是以前在街頭餵養他的貝蒂太太寄來的新年祝福。如她卡片裡說的:他是隻最幸福的獨眼貓!

上星期五男人的爸媽在我們還猶豫不決這『貓是否該洗澡』的問題下,快速且低調地幫他洗了生平第一次澎澎!

『貓咪不用洗澡呀!他們每天都會幫自己梳洗,很乾淨的!』法國的獸醫的確這樣跟我說。

『”台灣”的獸醫的確跟我說貓咪需要定期洗澡喔!』同事見我動不動就搬出法國這一套,特別著重了這兩個字,她還非常熱心的把她們家貓咪用的VIP美容卡借給我,要我週末帶貓老大好好去梳洗梳洗。

這加了括號的”台灣”兩個字,的確動搖了我堅決不幫貓老大洗澡的念頭。因為氣候非常不同!貓老大回台後,這幾個月身上彷彿累積了一層髮臘(可以隨時做造型的那種),我想他也不大喜歡這層多出來的油膩。

也好,他洗澡的問題就這樣先暫時解決了,我想這是好的開始。

那我們呢?也有許多好的開始,但是還不會很興份的那種(除了預訂好3月回法國短暫的旅行生活外)。因為有太多太多的事情,以太快太快的速度,隨著生活的急流前進。一不留意,時間就這樣趴拉地過去,留下暫時的空白。一種無法深刻描繪但是可以讓人理解的空白。

這空白讓人想起下著冰涼白雪的阿爾卑斯山,一想到那片望眼無際的純白色,就覺得好幸福哪。這是用來淨化擁擠、快速、繁忙生活的純白色。

這片白色,在陳綺貞的華麗冒險專輯裡,找的到非常相似的心境。

這真是一張總能激起生活美麗漣漪的好聽專輯...

Track 10 靜靜生活 (摘錄歌詞片段)

旋轉以後 靜靜生活

墊起腳尖 靜靜生活

秋天以後 靜靜生活



電影散場 靜靜生活

路燈點亮 靜靜生活

雷雨過後 靜靜生活



搬到海邊 靜靜生活

浮木漂流 靜靜生活

啤酒泡沫 靜靜生活



火箭升空 靜靜生活

地球轉動 靜靜生活

不讓全世界的習慣 陪我放鬆



火箭升空 靜靜生活

地球轉動 靜靜生活

不讓全世界的習慣 陪我墜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