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2005

許茹芸的紐約絮語

這是去年5月底離開位於法北小城普瓦堤耶Poitiers的古董小套房寫下的心情紀錄。

從熟悉的地方抽離,返回時你將發現自己脫胎換骨。

剛剛在yahoo電子報看完出走紐約一年的許茹芸專訪,

又提醒了我這句話。這些回憶。

離開台灣整整10個月,去年夏天再次返家,那種穿梭在台法兩地時空的情緒與體驗,何止三言兩與可說的完。

訪問的內容很棒。與你們分享:

出走赴紐約一年,很多人想知道,許茹芸到底去作了什麼?不過要聽她說話以前,請先拋棄那些對她既有的「如果雲知道」舊印象吧!從現在開始,妳就要重新認識這個人。

採訪撰文/葉小綺

許茹芸決定在30歲以前放逐自己到紐約去生活,說是放逐,其實一點也不放縱,就像她所描述的紐約生活片段裡,其實也有我們每一個人對自由的渴望,轉個彎,倒也不用擔心生活就會從此失了序,人生就好比是一部長篇漫畫故事,偶爾來個番外篇,說不定會有出人意料的精采收穫。

people

紐約這個大城市,最棒的就是可以認識來自世界各地不同的人。我的第一個房東美國人,是個玩搖滾樂的製作人,不過後來因為我實在不喜歡房子太灰暗,只好搬家,就遇到了我後來的房東Kati,她是個西班牙人,我和她變成非常好的朋友。和kati初次見面時,就有一種似曾相識又相見恨晚的感覺,可能是因為興趣、想法和家庭背景都相似吧!又都喜歡靈修、瑜珈,簡直就是一拍即合。而且我們都很認真地相信「這次相遇」是命中注定的,如果有一方是男的,我們肯定就會在一起!俗話說「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隻身在外,更了解這句話的道理。如果不是一對住在紐澤西的夫妻幫我申請電話、好友日本髮型師免費幫我「造型」,還有一位在紐約報社工作的好友給我很多的建議,否則我可能沒有辦法過得這麼順利與開心。

一開始到紐約上課,班上的同學都在懷疑我到底是不是許茹芸,後來確定是我,都說不敢相信我有「時間」出國唸書,我想,是我真的很幸運吧!遇到這麼多支持我的人。

love

出國唸書,大家最愛問的就是有沒有艷遇之類的,可是「遠距離」對我來說實在太難了,光談戀愛,很簡單,可是若真的要維繫一個長久的關係,距離絕對是問題,我沒有辦法。對於感情,我一向就是看得很開,何時出現,何時結束,順其自然就好。

lonely

夜晚總是特別孤單。

剛去紐約的時候,沒有什麼朋友,每天早早就回家了。一個人,在下雪的夜晚,靜靜看著窗外,特別有感覺。其實有時候我很享受孤獨的感覺,每一種情緒都值得去enjoy,只是看妳要不要接受而已,我所謂的「享受」是去感受那個東西所帶給妳的情緒,如果想哭,那就哭,不要去壓抑。但是也不要太沉浸在畫面裡,只要享受當下就好,因為等下次再下雪的時候,妳不一定還會覺得那麼美,也不一定還會feel lonely。這一切都是一種「剛好」,沒有預期,突然有mood的時候,就好好去感受「片刻」帶給妳的瞬間感動。

現代人的速度太快,很難去體會細微的東西,只有放慢速度一些,才有機會去注意那些以前不曾注意的小細節。就像從紐約回來後,回到家,我才發現原來自己什麼東西已經很多了,竟然還一直不滿足。

quite

當妳會去感受生活中所有不同衝擊後,隨之而來的便是「安靜」。

不講話不代表就是安靜,嘴巴不說,有時心理想法卻很多,像我這種愛胡思亂想型的人,出國前有段時間睡得非常不好,就是因為我的腦子總是停不下來,後來是因為接觸了瑜珈才好轉。要知道怎麼去調整思緒,未來的路怎麼走也才會比較清楚,想要的東西也會變清楚。這就是我所謂的安靜,我認為每個人都需要。

walk

紐約是一個很適合散步的城市,我幾乎天天穿球鞋,每天都提早出門走路去學校,紐約的街道很容易理解,每天選一條不同的路去走,就能發現很多樂趣。我記得有一次我從10幾街走到30幾街,差不多就是微風廣場到信義區的距離吧!我穿夾腳涼鞋,也不知道自己走路的速度究竟是快是慢,但是妳看我就一定知道心情不錯,腳步沒有束縛、自由自在,沿途欣賞風景、路邊表演,我很愛這種散步逛大街的方式。

藝人當久了,走在街上多少會莫名不自在,但是在紐約,沒有人認識我,我就是一個再平凡不過的普通人罷了,記得有一次在街上巧遇到女導演蘇菲亞柯波拉,我開心的打招呼,她也微笑的揮揮手,也算是讓我嚐到當個追星族的滋味吧!

party

一群好友在家裡私聚,就是比上館子狂歡吃喝有意思得多,誰叫我喜歡「我們都是一家人」的感覺。派對通常都是有個事件或者有人提議,然後就會有人邀請妳去參加。像學校有個老師搬家,就辦了一個 warm house party,然後每個人會準備一道菜去,我最拿手的應該算是甜蕃薯地瓜湯,有點像是台灣小吃,就是用黃蕃薯、薑片、紅糖一起熬煮,因為女生都喜歡吃甜食,所以還蠻受歡迎的啦!我還會用海膽包成日式飯糰,班上的日本同學都很驚訝我怎麼可以把 uni 跟熱食組合在一起,卻還是很美味,把爆香的吻仔魚塞在飯糰裡,我也很愛。

我也曾試著將在紐約的這一套搬回來,不過氣氛還是不同,或許是因為環境不同吧!不過,只要能夠和好友們在家裡聚會,每個人都把這裡當成自己家,有這種「家味感」就很棒了。

study

很多人以為我會在那邊亂買東西,可是我沒有,也不是故意的,就是沒有那種心情,妳懂嗎?我會去逛街,也很愛看漂亮的東西,可是就是不會像以前那樣衝動,看到喜歡就買。我倒是對「學習」這檔事變得非常積極,除了英文課,我還去選修了日文(當初曾經考慮遊學的國家,但因為太近了,所以放棄)、大提琴(迷戀這種樂器的頻率)、畫畫的課程,也跑去學作 souffle、跳 salsa 等。偶爾也會離開紐約一下,去其他的城市小旅行,每天只要睜開眼睛對我來說就是在學習。

smile

我的離開,彷彿是去找回失去的一段時光。

19歲我就出來表演了,當別人在唸書、戀愛的時候,我拼命的在工作。每次發行專輯,宣傳的時間就是不斷的重複相同的對話,和不同的人一直講一樣的東西,有時候我甚至都記不得自己究竟有沒有對眼前的人說過這些話,嚴重到有一次在舞台上表演,我突然腦子一片空白,忘記我在哪裡,忘記歌詞,就這幾秒鐘的時間,我嚇到了。當太多一樣的東西攪在一起,就亂了。

所以這一年對我來說並不是空白,它是一個停格,讓我呼吸。每天可以舒服的笑著醒來,也舒服的睡著,才有倒帶的能量去找回真正失落的空白。從當初想休息三個月到後來演變成一年,難道一個人在異鄉唸書、繪畫、瑜珈、做菜、寫歌,都不想家嗎?「想啊!每天都打電話給爸爸報平安,還有關心我的小狗過得好不好?」都不擔心被歌迷遺忘?「呵!其實忘記就忘記啊!一直以來我始終相信一個道理,人只要有心,就沒有不可能。所以我為什麼要擔心?」

離開是為了再回來,休息是為了更長遠的計畫。經過這趟紐約洗禮,許茹芸不僅走路的節奏變了,對於演藝事業,也不貪急,她總是說慢慢來就好,一切隨緣。

專訪尾聲,派對並沒有打算結束,許茹芸站起來繼續吆喝大家一起吃晚餐!

望著眼前這個開心擺脫購物慾、例行生機飲食、用靈修冥想過生活的大女孩,除了變得更懂生活,我想唯一沒變的是她動人的美妙歌聲與一顆對音樂熱情不減的心。

紐約絮語之後,許茹芸的下一集就正式開始

7 則留言:

absinthe 提到...

謝謝你這一篇很棒的分
享!
我也很喜歡以前住的rue
des feuillants,
你們住的時候,更是舒適
了!

yayajiji 提到...

平凡簡單的生活,其實是最幸福的生活。一趟旅行,一堂課,一個聚會,甚至一個
微笑就能讓人繼續快樂地熱愛生命。

caroliiine 提到...

To Absinthe:
住在rue des feuillants的日子
是最令人懷念的時光,尤其是後方的那條河,
到現在我仍好想念在河邊散步感受到的四季,
你說我們回去那拍婚紗照,如何?
最近我正在這蒐集婚紗資料,
準備來DIY玩一下。

To Yayajiji:

Je suis d'accord avec toi.
La petite joie et petit bonheur, même si ils sont si petit et si simple,
c'est déjà la plus belle vie qu'on a ^ ^

yami945 提到...

好棒~
看完了渾身起了雞皮疙瘩,好過癮...
至於心情... 更有好多好多的衝動...

生活的瑣碎點滴是那麼細膩..
很喜歡看你PO的文章然後思緒滿滿的鑽動~

caroline 提到...

謝謝你這特別的形容 ^^

absinthe 提到...

這是一個很棒的
id'ee!
何時結婚哩?

Anonymous 提到...

To Absinthe:
婚期沒決定耶...短時間內不會結婚,
因為結婚有太多事情好忙的...

只想抓住在這段悠閒時光,用相機留住些什麼,
本來決定在法南,朋友答應好幫我們拍,
不過我想時間搭不上,所以會改在巴黎吧!

Poitiers也想...好想回去看看你們
回味那裡的一切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