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1.2005

花與朋友的聚會

『這樣的聚會,不深不淺地記在日子裡。像種子一絲絲在風裡搖,隨機般輕輕落地。我們都帶給彼此新的可能性。』每次遇見新朋友也好、與老友重聚也好,我總是以在Aix en Provence的好友 齡 曾經寫下的這些美麗話語,來為聚會畫下句點。

到巴黎後,又是個全新的陌生生活環境,所以想自己過過一陣子毫無社交的隱居生活,可是短短的幾天,我又成為【交際花】。從我的烹飪課開始。



說到花,昨天上了倒數第二堂的烹飪課,照片裡是我為自己排下的【花草沙拉】,其實啊!沙拉的主角是左上方那個長的像冰淇淋的羊乳酪 fromage frais chèvre,不過我極害怕羊騷味,所以用巴西利葉basilic frais遮蓋它大部分的面積。(雖然乳酪中已經加入了胡椒、鹽、與蔥蒜,我們加這些調味料的時候,一旁的英國妞Aisling叫著夠了、夠了!因為她愛羊乳酪的原味!)

我跟花的緣分,就像跟朋友一樣,尤其是在旅行途中跟他們巧遇的火花。就在當年赴法的前幾個月,我的腦中突然充滿想要揮灑的色彩,於是跑去報名了油畫班,當時內心一直竊笑,因為我一直是個不會畫畫的人。

我的第一幅油畫的主題就是花,而在繪畫過程中對花的觀察,讓人投入、讓人著迷,就像變魔術一樣,我還真的畫出花的樣子、抓住色彩的明暗。

這是大自然的魔力。

到法國來後,街頭小巷的自然美景,更叫我時常流連忘返,有時候只是一片輕輕飄下的落葉、或是掛在枝頭的小果實,都讓我體會這生命的色彩與形狀。

我很喜歡的攝影藝術家王小慧拍過一系列 花的攝影 【Beyond Being 】,在她作品表現下的花朵,抽象中十分貼近生命的張力。

旅行中遇見的朋友,彼此敞開的心,像花朵的綻放一樣,這十分奇妙。我想因為我們都在不屬於自己的國度裡,有著同樣的漂浮心境,他鄉遇故知,漂浮的心暫時找到一處歸屬。

這份一直發生在我旅行中的歸屬感,無國界的歸屬感,昨天從Hiroko那,遇見了清,延續到今天的法裔小情侶 Ludovic & Verginie 那,還會,繼續延伸下去…。

說到這對小情侶,真是覺得對不起他們,就在端午節的今天我們興高采烈地帶著他們去OPERA巴黎歌劇院附近的台灣餐廳【珍珠】,準備品嘗粽子與珍珠奶茶,可惜餐廳內客滿,而不大會接待人的服務小姐,也就是我們的台灣同胞,讓我對珍珠…有點失望,它的網站表現出來的感覺,真是比實際在店裡面感受到的,好多了。



前年讓男人一嘗就鍾情的巧克力軟蛋糕,中間是熱熱的溶化巧克力喔!

我們在餐廳吃的更經典了,外面的巧克力蛋糕是冰的,刀叉一劃下,竟流出濃濃的熱巧克力。

如果你也鍾情於巧克力,建議你試試這道甜點 【moelleux au chocolat】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