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7.2006

我的寶貝


Mon cheri Capitaine,

你離開我已經有六天了,才短短的六天嗎?可是我渴望撫摸你金黃色的毛茸茸身軀竟似有千年之久的等待,我想念你,可能我還不大適應這沉靜無聲的對話。

沒有你跟我說法文,於是我打開電視聽法文。明後兩天是法語系國家又要舉行高峰會,法國的午間新聞說。你走後這幾天,我原本書寫下關於你那些流浪旅程,前陣子結構鬆散到我自己都要放棄的時候,在這幾天我幾乎用盡所有力氣在重新架構書寫,這是你替我安排的歷煉嗎?如果是,雖然痛苦萬分,但是我也欣然接受你的安排。

昨晚我寫到半夜一點,因為我思念你,唯有回憶能引領著我如此靠近你。

今晚我把冰箱那瓶2001年釀製的法國紅酒再次打開,酒瓶上大大地註明酒裝的名子Chateau Larruau。這瓶酒上星期你陪著我喝了半瓶,那天晚上你讓我體會:即使全世界只剩下我們倆,我也不怕,我覺得幸福,因為我擁著你。

冰了一個多星期的酒,發酵地不大好喝。你正在身邊陪著我嗎?我想是,我感覺的到。你在酒杯裡施展了魔法了嗎?酒怎麼瞬間變好喝了?

我看見你在天堂裡快樂的奔跑,我知道你對離開的決定難以抉擇,因為我太依賴你,過分依賴又過分寵愛,所以你連離開的那一刻都捨不得閉上眼睛。你用盡全身的能量對我打著呼嚕,你似乎想把隱藏在我們這兩年相處時光裡的愛,一次對我訴盡,謝謝你的貼心,我的寶貝。

阿媽說你乖巧,臨走前一天特別到廚房跟她說Au Revoir(阿媽跟阿公目前已經升到第五級法文班了) 阿公心疼你的病痛,更為你的離去紅了眼眶,男人也爲了你痛哭了好幾次。不過他很快就對你的離去釋懷了,他開始每天念著你的好,你的壞,他甚至懷疑你是破壞我們感情的狐狸貓。他說有了你以後,我的心思全都在你身上,整整冷落他兩年。

我該對他抱歉,因為到現在我的身體似乎缺少了一半的靈魂,他們跟著你飛回法國去了,我想回法國去尋找它們。

我不喜歡這裡,混亂的政治,衰退的民生經濟,喪心病狂虐貓虐狗的人一堆,我害怕在半夜聽到貓或狗的哀嚎聲,我想回去平靜的法國,否則我的靈魂會漸漸地在這塊令人懼怕的土地上消失。

我極度悲觀,我無法假裝開心樂觀,但是我相信不久後你會變成另一個小天使降落在我的身邊,指引我,像一直讓我感受愛與純真的狗寶貝一樣。他很好,這陣子雖然許久不見他,他還是這麼陽光可愛,他擁有全家人滿滿的愛,他真的好幸福,好開心,像你一樣,我的寶貝。

9.10.2006

光透進來




這是2003年在那個永遠都屬於我們的法北小城普瓦提耶(Poitiers)第一次感受到的光,一道劃在寂靜中帶著新生、蛻變、希望、思念與感激的光。現在我需要這道光。

胸口很疼,不捨的淚水侵襲著,生命的再次離別尚未到來,驚悚中的等待,我害怕再次面對死亡,好怕,因為我知道它是什麼樣子。它是一道道劃在胸口永遠無法癒合的傷口,輕輕地攸長地抽痛著,你無法叫它不痛,因為你心中一直有愛。

要愛,便要承受,這道理我懂,也無法抗拒。

謝謝你們愛我,撫慰著我胸口的疼痛,我感受得到這光,我會讓它透進來,我們一起來面對生命,即使有天要說再見,你溫柔的獨眼告訴我:「它可以既美麗又平靜。」

今早窗外透下來的天光,伴隨著你的溫柔親吻,與你的貼心眼神,謝謝你們帶給我的光。

我會珍惜,我不哭,我會讓更多的光透進來。


~ 給我溫柔的男人與我貼心的貓老大

9.06.2006

Dis Merci 說感謝

貓老大上星期四就收到法國空運來的美味貓食,感謝對貓老大又愛又恨的Ida阿姨與Vivi"姐姐"的關心

我很幸奮地打開包裹,用極度開心的語調告訴他家鄉美食來了!有兔肉、鴨肉、羊肉、小牛肉、飛禽肉...等等他最喜愛的法式口味貓美食!在台灣我找了好久好久,唯一純肉的罐頭不外乎是雞肉,口味與作法跟法國的罐頭差很多(據貓老大說...)

可能是生病了特別想家,新鮮的燉牛肉、炸雞排與深海煎魚他連看也不看。然而,今天ㄧ嗅到家鄉美食,他老大馬上從沙發下爬出來,用他好久沒露出的期待眼神,圓滾滾的單眼專注地望著我手上那包貓食。

雖然食慾仍不如從前,但是對於這些家鄉美味,他總會嗅了嗅,停頓了一會,然後突然想起什麼似的,開始大口大口吃起來...即使只吃了幾口,他仍舊捨不得離開紫色小食盆,並且用他詢問的眼神望著我,彷彿在問:「法國是不是在隔壁?」

「貓老大會想家?」這是前陣子我從未思考過的問題。因為他一直快快樂樂地享受台灣美食與眾家人的疼愛。直到被身邊的家人朋友們一再地提醒:「可能旅行久了,想回家了...」而最近越看他,越覺得他想家了,或許因為家的距離,遠了。

寶貝,我多希望法國就在隔壁。距離越遠,彷彿近在咫尺;反倒是距離越短,竟是遠如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