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6.2006

而立之年

陽光一般燦爛的金針花

昨天度過了30歲的生日。又一個"0"結尾的歲數,人生好像該因此而歸零重整,而30歲而立的期待心情,像這朵陽光般綻放的金針花。

我回想起15歲、20歲與25歲的人生念頭,彷彿一個循環,由簡赴繁再由繁赴簡,這難以言喻但卻貼切不已的定律。而我好像提早來到由繁赴簡的階段。(說我現在是老人家,我也沒意見!)

15歲,記憶太差,我真的記不起當時的心情,應該是很喜歡打扮,打扮到高一新生報到那天,我前面的同學回家跟他媽說有個太妹坐在她附近!唯一可以很確定的是:我愛搖滾樂!

20歲,10年前的事情,還算記憶猶新。那時候我對於課業沮喪,先把自己投入於愛情裡,我愛的任性,不講道理,我以為我懂愛。

走出愛情以後我重新找到一個舒服的自己,在這個時候我在打工的咖啡館理遇見了玩音樂的男人,一個我以為自己決不會喜歡的男人。

後來我才發現,原來與自己最契合的是我貼心溫柔的小男人,我要的不是高大總是以自我為考量的大男人,我以為自己有戀父情節,一廂情願地認為這種大男人才是我想要的。原來,在我的愛情國度裡,我是女王(心腸很軟的女王)。

25歲,順利地工作幾年,還算優渥的薪水讓我對於家,開始有了給予的能力,並且開始跟著男人周遊列國,盡情享受快活人生。幾年後,我存了一筆出國唸書的旅費,二話不說,我們背起行囊,飛往浪漫的法國。

30歲,我們回到台灣,躊躇著該怎麼開始自己的人生事業。老實說比起25歲時的衝勁,身無大志只懂得珍惜平凡生活的現在,反而是種最舒服的人生狀態。

男人的事業越來越有起色,他的才華加上他認真負責的工作態度,我比任何人對他的未來都有信心。而我呢?為了不讓我們的家人覺得我大才小用當起男人公司的小助理,上個禮拜我又把履歷表打開,因緣際會了許多好機會,其中我推掉了一個必須外派大陸但年薪可破百萬的工作機會。

我想,我一直是個不愛錢的人。愛情與親情對於我,更甚於一切。我的人生都過了一大半了,我想繼續把時間浪費在甜美生活上。

第30母難日,我對母親心存感激,感謝當年才23歲的她歷盡艱辛地生下了我。她到昨天還在抱怨:「妳的古怪脾氣,當年讓我往返醫院不下數次外,還讓我痛了整整一個禮拜才把妳生出!」

我在心中給天堂的老爸一個深深的親吻,如同孩提時代放學回家,我必給他的一個撒嬌親吻。如果當年沒有他們的愛,就不會有我這小小的結晶。

另外,昨天朋友在下午喜獲一位小Caroline,好友生了一個與自己同一天生日的女兒,感覺很奇妙!男人在恭喜小Caroline的爸爸之餘,還不忘消遣: "天蠍座的挺難搞!" 此話真是不智!

10.22.2006

天堂的道路

貓老大安排給我的驚喜

上星期我們一時興起玩了一趟環島之旅,最初的目的地是好久不見的墾丁,算算最後一次到那裡遊玩已是4年前了。大學時期男人幾乎每年4月都會參加春天吶喊的表演,所以這趟臨時起義的出遊,無疑是一趟回憶熱情之旅。

墾丁還是老樣子,只是10月初的街頭人潮少了許多。而20出頭的我們跟現在20尾巴的我們,從外表的打扮看來也幾乎沒什麼改變,只是交錯不斷的回憶令我們驚覺歲月的流逝。

一路上我們都一邊在爭辯那是2000年、1999年或是2001年那趟墾丁之旅發生的事(在一起多年的情侶多少很難避免這種爭辯吧!);一邊享受著海風的吹拂與陽光的曝曬。我希望把所有能曬太陽的地方都曬盡,包括心裡這塊被淚水浸濕了好大一塊的地方。

曬太陽的香氣像媽媽剛洗過曬在艷陽天裡的棉被與枕套,那經過陽光曝曬風乾後的新鮮,觸碰起來酥酥脆脆的,但是一經過身體的熨整後,又重新柔軟了起來。

我們把車子停在鵝鸞鼻附近,隨意踏上橘色的泥沙路走向附近的海岸。強勁的落山風讓小徑兩旁的雜草湧起一道道綠色波浪,此刻的天色隨著夕陽西下變換著,望著眼前這條消失在浩大天際與無止盡海面的橘色小徑,我問男人:

「通往天堂的道路是不是長這樣?」

「挺不賴的啊,如果真是長這樣的話。」男人已經陶醉在眼前的汪洋中。

我思念起在天堂的貓老大與家人們,我想天堂該是如此讓人愉悅超脫的境界。

貼心的貓老大在這次旅行中又安排了一個特別的驚喜給我,就是這隻擺在我們小木屋門旁的黃色虎班貓。每一間小木屋門口的歡迎擺飾都不一樣,我們就是住進這門口有貓的小屋裡,你說他是不是很愛搞浪漫呢?

今天(10月22日)是我們遇見他的兩週年紀念日,兩年前的今天我從馬賽街頭帶著一隻胖嘟嘟又髒兮兮的獨眼貓回到艾克斯的家裡,此舉不僅嚇壞了自己,我給男人的驚喜(嚇)又添一樁。

但是到今天,他不得不承認,貓老大的確是我從馬賽街頭帶給我們彼此生命的甜美禮物。

ps.墾丁的照片還沒時間整理(10月26日補上了),先放張位於法國諾曼地康城(Caen)的港口照片,那裡的天際時而哀愁時而美麗,照片拍攝在去年春天的傍晚,照片裡的景緻美的如油畫一般,而當時我們的心裡也正掛念著家裡的獨居貓老大,不知道他是不是把兩天份的貓食一次吃個精光...!
天堂的道路

通往天堂的道路,是不是長這樣?

10.11.2006

75年的愛情

走過二次大戰的97歲Henriette與95歲的Marius在10月10日當天慶祝他們的75年婚姻。

「我們跟大家一樣,經歷過我們的困難與我們的煩惱,但是我們一直守候在彼此身邊,一起打造我們的生命。」認為仍保有年輕跳動的心的他們說。


yahoo.fr 看到這段美麗的愛情與這張幸福到老的照片,我想能擁有一位與自己契合的人,一起生活著,讓彼此的生命更豐富,是一輩子幸福的事。


有很多時候,對方輕輕的一個吻一個擁抱,都能讓人重新擁有了生命的勇氣。愛情,真的很美妙也很神奇。當然在愛情裡隱藏著許多的危機與關卡,試煉著彼此,但我相信只要有兩顆充滿著愛與年輕跳動的心,能讓一切的困難與煩惱化為烏有。


一起去經歷困難,然後體會彼此更堅定更契合的愛。不管這個愛情幾年了,都很棒不是嗎?



最近除了閱讀、帶著最愛出門的狗寶貝上山下海外,我終於重拾做菜的樂趣,在這幾天艷陽高照的天氣裡,最適合做愛心沙拉


男人最近則把他的愛心跟著香草們的種子撥重在泥土裡,我們選了羅勒、奧勒岡、迷迭香與薄荷這四種香草,期待它們快快長大,因為我的各式料理都需要他們來增添的風味。

10.03.2006

真愛不止


從朋友那邊意外穫得一本法文日曆,一天一頁風景,每天早上我都滿心期待日曆上出現的法國景緻。今天是我們曾和語言學校同學擁有歡樂回憶的酒城甘邑(cognac),我們送貓老大火葬的那一天則是照片裡普羅望斯那一望無際的太陽花田。

天空裡的雲彩像熱情綻放的花朵。出門前,看著這張照片,我擦了擦眼淚,我知道貼心的他已經在日曆上預定今天將是個充滿陽光的美麗天,他從故鄉普羅望斯把我從小到大最愛的太陽花,送給我,希望我在沒有他的第一個早晨,有著陽光與重新綻放的心情

經過這幾天的休息與調養後,我已經紅腫了兩個月的雙眼漸漸消腫,心情在家人們與狗寶貝的安慰下,也逐漸好轉與逐漸釋懷,謝謝所有關心我的好友們,Merci et Bisou…

現在的心很輕很淨,好像回到離開母親身體呱呱墜地的那一天,眼前的人生又是一張潔白的畫板,等著我開始構圖,一一上色。老師說油畫的顏色從深色畫到淺色,景深要由遠到近,人生不也是這樣,離自己越近的東西好像越活才能越貼近,越覺得真實擁有。

在人生裡面的所有真愛,是種永恆的循環。從新鮮、熱戀、相戀、肉體上的失去到精神上的永恆擁有。從擁有到失去,失去到再擁有。我無法讓愛停止,所以我會繼續這個真愛循環,繼續享受伴隨著真愛來的喜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