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2.2006

天堂的道路

貓老大安排給我的驚喜

上星期我們一時興起玩了一趟環島之旅,最初的目的地是好久不見的墾丁,算算最後一次到那裡遊玩已是4年前了。大學時期男人幾乎每年4月都會參加春天吶喊的表演,所以這趟臨時起義的出遊,無疑是一趟回憶熱情之旅。

墾丁還是老樣子,只是10月初的街頭人潮少了許多。而20出頭的我們跟現在20尾巴的我們,從外表的打扮看來也幾乎沒什麼改變,只是交錯不斷的回憶令我們驚覺歲月的流逝。

一路上我們都一邊在爭辯那是2000年、1999年或是2001年那趟墾丁之旅發生的事(在一起多年的情侶多少很難避免這種爭辯吧!);一邊享受著海風的吹拂與陽光的曝曬。我希望把所有能曬太陽的地方都曬盡,包括心裡這塊被淚水浸濕了好大一塊的地方。

曬太陽的香氣像媽媽剛洗過曬在艷陽天裡的棉被與枕套,那經過陽光曝曬風乾後的新鮮,觸碰起來酥酥脆脆的,但是一經過身體的熨整後,又重新柔軟了起來。

我們把車子停在鵝鸞鼻附近,隨意踏上橘色的泥沙路走向附近的海岸。強勁的落山風讓小徑兩旁的雜草湧起一道道綠色波浪,此刻的天色隨著夕陽西下變換著,望著眼前這條消失在浩大天際與無止盡海面的橘色小徑,我問男人:

「通往天堂的道路是不是長這樣?」

「挺不賴的啊,如果真是長這樣的話。」男人已經陶醉在眼前的汪洋中。

我思念起在天堂的貓老大與家人們,我想天堂該是如此讓人愉悅超脫的境界。

貼心的貓老大在這次旅行中又安排了一個特別的驚喜給我,就是這隻擺在我們小木屋門旁的黃色虎班貓。每一間小木屋門口的歡迎擺飾都不一樣,我們就是住進這門口有貓的小屋裡,你說他是不是很愛搞浪漫呢?

今天(10月22日)是我們遇見他的兩週年紀念日,兩年前的今天我從馬賽街頭帶著一隻胖嘟嘟又髒兮兮的獨眼貓回到艾克斯的家裡,此舉不僅嚇壞了自己,我給男人的驚喜(嚇)又添一樁。

但是到今天,他不得不承認,貓老大的確是我從馬賽街頭帶給我們彼此生命的甜美禮物。

ps.墾丁的照片還沒時間整理(10月26日補上了),先放張位於法國諾曼地康城(Caen)的港口照片,那裡的天際時而哀愁時而美麗,照片拍攝在去年春天的傍晚,照片裡的景緻美的如油畫一般,而當時我們的心裡也正掛念著家裡的獨居貓老大,不知道他是不是把兩天份的貓食一次吃個精光...!
天堂的道路

通往天堂的道路,是不是長這樣?

3 則留言:

KAI 提到...

Dear Caroline

曾以為精彩的一剎那即是永恆
但愛開玩笑的老天爺總是把相似的場景不斷地上演
悲喜樂苦交織出的味道
像是小時候吃感冒藥粉一樣
學習不再拒絕

一直默默為你們加油的 KAI

KAI 提到...

Dear Caroline

曾以為精彩的一剎那即是永恆
但愛開玩笑的老天爺
總是把一幕幕相似的場景不斷地上演
悲喜樂苦交織出的味道
像是小時候吃的感冒藥粉
重新學習
不再拒絕

一直默默為你們加油的 KAI

caroliiine 提到...

Merci, Kai.
ca va?

老天爺真是很愛開玩笑喔!
但這些似乎都是每個人的生命裡會出現的種種.
少了這些,生命好像就不那麼深刻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