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0.2007

喜歡

IMG_1110

好喜歡張懸的這首《喜歡》,尤其是這句歌詞: 「 在所有人事已非的景色裡 我最喜歡妳。」

在男人不在身邊的今晚,我對著3隻貓咪,深情地唱:

「我最喜歡你...」

在連續一個多月可怕的上班生活轟炸下,感覺自己硬撐的外衣,開始出現些微的龜裂。

而在令人無所適從的這裡,做什麼事,也提不起勁,對這裡的人,也沒多大的意義。

暫時的朝九晚五生活,反而成為了避風港,在慌亂的時刻,成了暫時歇腳的場所。

唯有在每天外出的每一個抓地住的空檔,我閱讀,用力用心地讀書裡的字句,也觀察身旁邊的妖魔亂象 :P

今晚,對著我心愛的貓兒, 深情地唱: 「我最喜歡你。」

這才是我需要,也願意做的事呀!



歌詞: 張懸 - 喜歡

片段中 有些散落

有些深刻的錯

還不懂 這一秒鐘

怎麼舉動; 怎麼好好地和誰牽手

那寂寞有些許不同

我挑著留下沒說

那生活還過分激動, 沒什麼我已經以為能夠把握


而我不再覺得失去是捨不得

有時候只願意聽你唱完一首歌

在所有人事已非的景色裡

我最喜歡妳


片段中 有些散落

有些深刻的錯

就快懂 這一秒鐘

怎麼舉動 怎麼好好和你過


那寂寞有些許不同

我挑著留下沒說

那生活還過分激動, 沒什麼我已經以為能夠把握


你知道

你曾經讓人被愛並且經過

畢竟是有著怯怯但能 給的沉默

在所有不被想起的快樂裡

我最喜歡妳


而我明白覺得失去是捨不得

有時候只願意聽你唱完一首歌

在所有人事已非的景色裡

我最喜歡妳


而我不再覺得

而我不再覺得...

8.26.2007

熱紅酒與泡澡

IMG_1119

自從上星期四在永康街的Mei's Tea Bar (聽說此地是許多知名作家常聚集之處) 喝了一杯熱紅酒後,我就開始唸唸不忘溫熱的紅酒進入體內的那股溫暖美好,就像泡澡一般的迷幻舒坦。(這種迷幻舒坦,照片裡的菲力哥,表露地恰到好處 :)

新家有個大浴缸,終於我對 ”泡澡” 可以不必再隔著思念與期待,所以比較空閒的這個週末,我以非常期待與雀躍的心情,在充滿熱水的大浴缸裡,灑一把巴斯克寧,然後鋪通地往浴缸裡跳。

嗯~ 這就像第一口熱紅酒下肚的溫暖幸福。

每次只要聞到巴斯克寧,身體就自然而然地想起關於泡澡的回憶,這次我買的是薰衣草味的巴斯克寧,泡澡的味道還是那麼地巴斯克寧,只是浴缸裡的薰衣草色,像極了杯中的熱紅酒。

躺在淡酒紅色的熱水裡,好像整個人浸泡在充滿酒精與甜味的熱紅酒裡,連3隻貓都輪流在浴缸旁探頭探腦,心想:是什麼讓這女人著麼high?! :)

我不知道這種熱度可以持續多久,但是我知道,熱紅酒與泡澡,將會是這個即將結束的夏天,令我最期待的兩件事。


ps.已經替美國人工作了好一陣子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是美國人,(越想越有那麼一點點的憂愁與無奈…),所以在每天通勤的路上,讀著西蒙波娃的美國紀行【 L’Amérique au jour le jour 1947】。

透過一個喜愛美國的法國人記錄她在美國4個多月的旅行生活,我希望更能看到那裡美好的一面,或許,能糾正內心已經存在的一些些偏見...

「如果你知道如何掌握,生命是十分美好的。重點是找出事物美好的一面 ── 事事都有好地一面。」如書裡一個非常樂觀的美國女人所言,這段話,對於目前的生活,又何嘗不是最好的文字鼓勵。

又,希望對於熱紅酒與泡澡的期望,不會如書裡寫到的這段耐人尋味的字句:

「結束了 ─ 我已經看過大峽谷了。我醞釀已久的燦爛期望已經變成明確的過去。我所有的期待只為我增添了回憶,一個回憶罷了。」

( 如此是否可以解釋: 期望達到時的那種莫名的患得患失…!? )


IMG_1140

8.20.2007

旅程,沒有預約 - 馬賽貓老大推薦序

Milou 跟布拉格明信片

很榮幸地參予這本書的推薦,在書裡的最後一頁找到了自己在某個星期天早晨寫下的字句。

「我坐在舒適的廚房裡提筆寫這篇文章,此刻正是冬日的早晨。老貓躺在溫暖、嘶嘶響的暖爐旁打盹。」這段摘錄自【沒有預約的旅程】書裡的第一段文字,跟自己現在的心情十分相似。

儘管,此刻是夏日颱風剛過的早晨。

我正坐在新臥房裡,緊靠著一扇大窗與一扇光之門的書桌前,兩隻貓就睡在光之門外的露台上,一隻貓依靠在我熱情敲打的鍵盤旁。翻開馬可波羅編輯寄來的這本新書,正準備再讀一遍,再次重溫旅行的悸動。

雖然我的年紀距離作者提筆的當下還有20年,我也知道目前的停擺只是暫時,我從沒忘記心裡還掛念的那些尚未去做的事情。

但能有個暫停,回顧,準備,整理的片刻,就像清晨裡透出的曙光,非常正面與充滿意義。

翻開書,在愛麗絲‧史坦貝克寫下的的此句引言,我想,風雨過後的今天,也是個非常適合閱讀的早晨。

「人生就是先提出疑問,隨著時光流逝,慢慢找出答案。」

-- 左拉‧尼爾利‧哈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