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9.2008

牙痛、大麻、威士忌



牙痛與戲劇性的本週,看了兩本寫作風格相似,閱讀感覺也跟牙痛十分相似的書:

獲得2003年Fnac文學獎的 十九秒 (dix-neuf secondes)

獲極受推崇的「納達文學獎」(Premio Nadal)的 這就是孤獨 (La soledad era esto)

閱讀十九秒時,剛好是牙痛的開端,微酸略帶點刺痛,但就閱讀至本書尾聲時,更劇烈的牙痛開始了…(就跟跟書裡的結局一樣…)

十九秒,十九個章節,開始倒數,一對已經對彼此熱情不在的多年交往情侶,巴黎地鐵裡的景象與味道開始在腦中重現。

BTW, 我喜歡另一本書巴黎的碎片(Collage de Paris)對巴黎味道的描述:

「還有一種,說起來有點髒,不過,狗尿混著人尿的味道也非常巴黎。

走在地鐵通道或是巷子裡,這種氣味往往撲鼻而來,應該也算是巴黎特有的配方吧。」

老媽第一次走進巴黎地鐵,第一次散步在塞納河邊時,幾乎也說著同樣的話…

牙痛最高峰的時候,正開始讀<<這就是孤獨>>。

大麻與威士忌是愛蓮那的精神寄託,一直在書裡重複出現的這兩個東西,突然也讓我非常渴望它們能減輕牙痛,甚至想,是不是該把酒架裡的最後一瓶紅酒給喝完…(一人獨飲一整瓶紅酒,是我前陣子常做的事哪…)

前天勇敢去看牙醫,昨天拔了牙,這好像愛蓮那勇敢翻開母親的日記,去面對一段逃避的情感。

看牙醫的過程既痛苦又冗長,但我相信只要熬過幾個晚上,一切苦痛都會過去...

果然,這本書給了一個好結局:

「在未來的幾個月裡,她和我同時都在孕育生命,但是,我孕育的是自己的重生,甚至是自己的新生…」

愛蓮那剪去了長髮,暫時擺脫了大麻與威士忌;而我,擺脫了大臼齒,擺脫了惱人的工作糾纏,開始孕育下一階段生活的新生與重生。

最後,我想把這段不長不短的話語,送給好久不見的弟弟,不管未來要我們面對的是什麼,一定要一起加油喔!

ps.順便一提這很喜歡這兩本書的法文與西班牙文譯者,看過黃小燕的 以巴黎為藉口,前陣子也剛好讀過范湲的死了一個甜點師父之後,還有好多他們的譯作繼續著迷的讀著...

3.24.2008

開始期待春天


Pataya海灘的翹臀男、...

前幾天午餐,跟同事們聊起最喜歡的電影,我一時語塞,沉思了好久,只記得喜歡地很深刻感動的電影不少,要一下子說出來,實在太難…

這是不是一種類似閱讀障礙的身體感官障礙?就是腦中的東西太多,在沒花時間整理前,所有的資料以散落四處的方式,靜靜躺在各個角落,當你不經意走過那,突然又驚又喜地抱了一疊珍貴文件回到工作桌前

「那我們來說最討厭的好了。」S提議。

「我最討厭的電影是《愛情,不用翻譯》(Lost in Translation) 」K說。

「…那就是我最喜歡的電影之一…」我無法理解、搖著頭說。

喜不喜歡,必須是自己與電影互動後的感受,尤其在看電影的當下能勾起身體裡的情感與回憶越多、能引發省思、讓人開心地笑、感動地哭... 它都是部好品。

雖然還是很不能理解,愛情不用翻譯竟然可以是一部某人最討厭的電影之一(也或許他不能理解:這怎麼會被認為最喜歡的電影作品之一一樣的道理),我記得這部電影裡的好幾個場景,都讓自己感動不已…

最近看的書比電影還多,有新書有舊書,看到喜歡與感動的文字,習慣記錄下來,這陣子最喜歡的一本書是由旅居阿拉斯加二十年的星野道夫(HOSHINO MICHIO)寫的 在漫長的旅途中:

他在酷寒的極北大地,書寫出一句句溫暖動人文字,與拍攝出一張張撼動人心的照片。書裡感受到生命中最靜謐與最溫柔的力量,而最喜歡他寫下的這段話:

「有漫長而酷寒的冬天是件好事,如果沒有冬天,就不會這麼感謝春天的到訪、夏天的永晝,還有極北的秋日美景了吧。

如果一整年都開著花,人們就不會這麼強烈地思念花草。花朵會在積雪融化的同時一起盛開,那是因為在漫長的冬季裡,植物們早已在雪地下做好了準備,蓄勢待發。

我想,人們的心靈也是在黑暗的冬天裡,累積了對花朵的滿懷思念。」

我已經開始期待春天,準備開始整理行囊,還剩下一個多星期的時間,雖然最想一起帶去旅行的是裝不進行李箱也超過行李限重的貓狗們…

開始捨不得離開可愛的他們,但又十分期待春天的到來…


在漫長的旅途中 本書介紹:

讀者可以踩踏星野道夫深印在大地上的足跡,沿著一幅幅的照片,將眼光延伸到清澈深沈的極北大地,進行一場回歸自然的心靈之旅。

作者十九歲時,在舊書店中發現一本《Alaska》攝影集,觸發了他未來二十年的阿拉斯加攝影之旅,直至離世而去的那一刻。

作者從二十四歲就讀阿拉斯加大學開始,即移居安克拉治超過二十年,長期穿梭在山脈、冰河、森林、凍原之間,拍攝大量自然生態作品,極光、山脈、冰河、凍原、花草、鯨、棕熊、北極熊、麋鹿、馴鹿、海豹等,都是他擅長的題材。

其中尤以動物攝影聞名自然攝影界,多幅作品獲得阿拉斯加政府與博物館永久收藏陳列。

本書是作者星野道夫在一九九六年於勘察加半島遭棕熊襲擊去世後,所遺留下來最後的、無聲的訊息,是貼近人與自然的溫柔隨筆。

3.17.2008

充滿愛的今天



一週年,也將近十年的這些日子過地像我們恩愛的雙胞胎貓兒子一樣, (嚴格地說,恩愛的程度實在趕不上超級噁心,動不動就申舌頭的他們:P)

一起吃飯,一起睡覺,一起說著怎麼說都說不完的話;

也偶爾小小抱怨對方,小小嘮叨對方,小小挑剔對方;

說同樣的話,做同樣的事,過同樣的生活;

常常心電感應,常常用眼神就能了解彼此;

好幾年好幾年過著雙胞胎的生活....

有獲得有失去,有冷靜有激情,我們一起享樂也一起悲傷;

相信愛,是延續愛的最佳信念,

我想,雙胞胎們就是這樣黏而不膩地生活著吧...




結婚周年禮物呢?

「在十週年紀念日當天,我們會在春天的巴黎小窩裡,

在那裡好好生活,也好好工作。

Happy Anniversary... 」

3.01.2008

新旅伴與舊回憶



上星期六一早收到我的最新旅行夥伴: 0.9kg的小小Eee-PC。

星期天帶著她第一次出門,我們到小碧潭附近用中餐後,打電話給新店的Kai,他邀我們在一家附近熟識的咖啡館碰面。

一走進咖啡走廊,就非常喜歡,尤其是地上那一大片像極了我們在Poiters19世紀小窩的手工地板,這非得經過好長一段歷史痕跡,才能產生的迷人感覺...聽說老闆娘為呈現這地板的樣子,也花費好大的力氣才完成。

跟她一聊,才發現原來她是以前東區216巷Caf'e Inn設計師的舊識...

而現在,每天上班早晨,經過以前的Caf'e Inn巷口,總會忍不住把目光投入巷弄裡,跟她與過去的回憶打聲招呼,好像Caf'e Inn 那段美好的過去還完好封存在那一樣。


那段只想每天窩在咖啡館裡不想上課的日子

...令人十分懷念...

在咖啡走廊的整個下午,好像時空交錯般地回到Caf'e Inn,除了咖啡的味道相似極了外,還有店裡的溫暖的木頭色調與燈光氛圍,似乎都延續著那裡,連結著那裡...

然後,我又開始想像著擁有屬於自己的一家小小藝文咖啡館, 邊想像著那裡,邊打開我的新旅伴,鍵盤敲打起這段只想一輩子賴在咖啡館裡,不想上課的舊回憶;同時也不忘勾勒著未來的咖啡館夢想...

這是我為新旅伴獻出的第一篇短文日記,希望有了她,讓紀錄生活的熱誠,隨時隨地。












模糊的照片,卻是最喜歡的一張,好奇怪的感覺














咖啡走廊的可愛店狗,Hamu










蛋糕櫃前的Hamu



咖啡走廊裡的空間擺設非常有歐洲味,只顧聊天的下午,忘了多拍幾張照片紀錄,留著下次騎著自行車兜風到小碧潭,在去那好好享受一下午...












咖啡走廊 中央店 新店市中央五街7號 (小碧潭捷運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