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2008

開始期待春天


Pataya海灘的翹臀男、...

前幾天午餐,跟同事們聊起最喜歡的電影,我一時語塞,沉思了好久,只記得喜歡地很深刻感動的電影不少,要一下子說出來,實在太難…

這是不是一種類似閱讀障礙的身體感官障礙?就是腦中的東西太多,在沒花時間整理前,所有的資料以散落四處的方式,靜靜躺在各個角落,當你不經意走過那,突然又驚又喜地抱了一疊珍貴文件回到工作桌前

「那我們來說最討厭的好了。」S提議。

「我最討厭的電影是《愛情,不用翻譯》(Lost in Translation) 」K說。

「…那就是我最喜歡的電影之一…」我無法理解、搖著頭說。

喜不喜歡,必須是自己與電影互動後的感受,尤其在看電影的當下能勾起身體裡的情感與回憶越多、能引發省思、讓人開心地笑、感動地哭... 它都是部好品。

雖然還是很不能理解,愛情不用翻譯竟然可以是一部某人最討厭的電影之一(也或許他不能理解:這怎麼會被認為最喜歡的電影作品之一一樣的道理),我記得這部電影裡的好幾個場景,都讓自己感動不已…

最近看的書比電影還多,有新書有舊書,看到喜歡與感動的文字,習慣記錄下來,這陣子最喜歡的一本書是由旅居阿拉斯加二十年的星野道夫(HOSHINO MICHIO)寫的 在漫長的旅途中:

他在酷寒的極北大地,書寫出一句句溫暖動人文字,與拍攝出一張張撼動人心的照片。書裡感受到生命中最靜謐與最溫柔的力量,而最喜歡他寫下的這段話:

「有漫長而酷寒的冬天是件好事,如果沒有冬天,就不會這麼感謝春天的到訪、夏天的永晝,還有極北的秋日美景了吧。

如果一整年都開著花,人們就不會這麼強烈地思念花草。花朵會在積雪融化的同時一起盛開,那是因為在漫長的冬季裡,植物們早已在雪地下做好了準備,蓄勢待發。

我想,人們的心靈也是在黑暗的冬天裡,累積了對花朵的滿懷思念。」

我已經開始期待春天,準備開始整理行囊,還剩下一個多星期的時間,雖然最想一起帶去旅行的是裝不進行李箱也超過行李限重的貓狗們…

開始捨不得離開可愛的他們,但又十分期待春天的到來…


在漫長的旅途中 本書介紹:

讀者可以踩踏星野道夫深印在大地上的足跡,沿著一幅幅的照片,將眼光延伸到清澈深沈的極北大地,進行一場回歸自然的心靈之旅。

作者十九歲時,在舊書店中發現一本《Alaska》攝影集,觸發了他未來二十年的阿拉斯加攝影之旅,直至離世而去的那一刻。

作者從二十四歲就讀阿拉斯加大學開始,即移居安克拉治超過二十年,長期穿梭在山脈、冰河、森林、凍原之間,拍攝大量自然生態作品,極光、山脈、冰河、凍原、花草、鯨、棕熊、北極熊、麋鹿、馴鹿、海豹等,都是他擅長的題材。

其中尤以動物攝影聞名自然攝影界,多幅作品獲得阿拉斯加政府與博物館永久收藏陳列。

本書是作者星野道夫在一九九六年於勘察加半島遭棕熊襲擊去世後,所遺留下來最後的、無聲的訊息,是貼近人與自然的溫柔隨筆。

沒有留言: